返回

千魔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焱门
    啪!!

    沉重的闷响伴随着风天佑的一声冷哼,长鞭一把被他握在手中,没心思去考虑那火辣辣的疼痛,风天佑一声冷哼,手中紧握长鞭一头,猛地一拉。

    悠长马蹄声刺耳的响起,一道火红倩影从马上拉了下来,重心不稳,伴随着一声惊呼声摔倒在地。后面的三人也相继勒马停身,赶忙下马扶起女子。

    跌倒在地上的女子不知道有多疼,只见她那轻纱面庞隐隐抽搐,半天起不来身。

    “天佑哥哥”仙儿已经吓得缩在风天佑的身后,只探出半个脑袋。

    南宫紫阳也张大嘴巴,目瞪口呆。刚才他已经跟风天佑说了这女子的来历,但看风天佑出手时没有一点犹豫,顿时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阁下是何人,为何突然出手!”一脸冷硬的中年人站在风天佑面前说道,他焱门中人来这种“小城”中断然不会想到会出现如此的变故,一般来讲,他根本不用跟风天佑扯淡,直接出手教训便是,但他竟看不透风天佑的魔力修为,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风天佑没有说话,转身拉着仙儿就要离去。

    那中年人的脸色终于拉下,喝道:“尔等小辈,伤我焱门公主,就像这么一走了之?”

    一股劲力袭来,察觉到劲力的恐怖,风天佑想也没想就把仙儿护在怀中,也没做出躲避的动作,想要硬抗。见他如此举动,中年人冷笑一声,他现在无比确信,这个贸然出手的小子根本就是个普通人,连这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

    但随即,他便笑不出来。

    那劲力被一把突然出现的折扇轻松化解,风天佑的身前,南宫紫阳挂着一如往常的笑意看着中年人:“要说到出手伤人,应该问那位姑娘才是吧?她那长鞭虽然不长,但也有数尺(就三米吧),在这人群中肆意的挥动,难道就不怕伤到人么?”

    “伤到人?”中年人环顾四周,很是不屑:“这些人不过凡夫俗子,伤了也就伤了!”

    他那种高人一等的语气听得周围人们一阵咬牙切齿,但顾忌到他们身后的势力,都把气给吞了回去,不敢出声。

    撇过众人那敢怒不敢言的脸色,南宫紫阳嘴角就是嘲讽的笑:“好一个伤了也就伤了,既然连你都这么说,那你们焱门公主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更何况城中除了货车以外不得御马,这是天下人都遵守的法则,可你们还是如此大张旗鼓,难道你们想要挑衅龙城之威,弄的天下皆知,犯天下之大忌不成?!!”

    几句话下去,一个大大的屎盆子扣在了中年人的头上,南宫紫阳句句属实,又句句在理,只把中年人说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动了动嘴唇也没说出什么。这件事,他们的确不占理,但公主娇蛮的性格要是不给个什么说法,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祸乱!

    “伤了我家公主还敢狡辩!小子,你是活的不耐烦了!”中年人放出狠话,气的咬牙切齿,他现在已是过不得退不得,上下两难。最重要的,还是周围人们那厌恶的目光,看的他一阵难受。

    “焱桐长老!”少女终于从地上站起,走到焱桐身边,看着南宫紫阳身后的风天佑,娇喃的道:“就是你把本姑娘从马上拉下来的!!”她虽然再问,语气却极为肯定,她非常肯定刚才看到的人就是风天佑,那摔与地上的部位还火辣辣的发着疼,令她娇躯猛颤!

    风天佑依然把仙儿护在身后,盯着少女那快要喷火的眸子,冷硬着声音回答:“正是我,你这个刁蛮女子早该有这般教训,我只不过是让那教训来的更早一些罢了,更何况你还差点伤到仙儿,摔你算是轻的!”

    感受着他话中的偏向,仙儿心中一阵欣喜。

    毫不留情的话语说的少女“你你”你了半天也说不出一阵完整的话,幕地,她一声娇呼:“我要杀了你!!”手中长鞭猛然甩向风天佑。

    那伴随着呼呼风声的长鞭临近,南宫紫阳伸手想要抵挡,却被快速闪至眼前的人影抢了先。随即,长鞭再次被风天佑抓在手中。

    “好快!”那极快的速度令南宫紫阳暗暗心惊。

    “不知好歹!”风天佑依然冷哼,身影闪动间出现在少女的身前。

    “你你要干什么!”近在咫尺的凶煞面孔,少女吓得惊叫。

    “干什么?教训你啊!”一脸凶狠的风天佑趁少女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在三个长老、南宫紫阳、仙儿和众人惊愣的目光下,一手揽过少女腰部,一手张开五指朝那挺翘的臀部猛地挥下!

    “啪!!”

    周围安静的简直落针可闻,空气的流动是那么清晰!众人的嘴巴都长得差点掉在地上!

    焱门公主被打屁股了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揉了揉眼,怀疑这是不是一种错觉!

    那跟着少女的三位长老也惊得目瞪口呆,大脑当机了半天也反应不过来。他们宁愿相信这是身在梦境之中,也不愿相信这实实在在的发生在自己眼前!

    “啊!!!”

    迟来的尖叫声惊醒众人,三位长老立马反应过来,那指着风天佑的手直哆嗦,脸更是黑的像碳,差点连话都说不清楚:“放放开我们公主!!”

    “放开我!我要告诉我爹爹,让他杀了你!!”少女在风天佑手臂间不停的挣扎,还一味的放着狠话。只不过,任谁都听的出来,她的声音中充满着委屈。

    “给那位姑娘道歉!快点!”风天佑恶狠狠的吓唬着她,手心中满是汗水,他在手掌落下的那一刻就已经在后悔了,如今更是骑虎难下,但他马上镇定下来,心中一横,索性将计就计!

    “小子!放开我们公主,我饶你不死!”焱桐厉声道,他们三人的心中别提有多苦了,就在风天佑打在公主屁股上的时候起,他们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次就算是少女平安无事,他们也依然吃不了兜着走。

    “哦?饶我不死?”风天佑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反过来嘲讽道:“刚才她只是摔了一下你就要取我性命,现在我打了她,恐怕是有几条命都不够吧?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们的鬼话么?你当我是傻子啊?”

    说着,风天佑朝南宫紫阳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保护仙儿的安全,他不敢有一丝的放松,面对这三个实力极高的中年人,又把他们逼得如此,他不敢保证他们会不会狗急跳墙。南宫紫阳回了一个眼色,示意放心。

    “你这个混蛋!我饶不了你!!我要把你碎尸万段!!”娇蛮的声音依旧没有停止,反而变本加厉!

    风天佑的脸色也不好看,一怒冲心,张开五指的手朝那翘臀之上又是猛地挥下!

    啪!!

    手感不错风天佑邪恶的想着。

    他倒是爽了,对面的三个长老一阵机灵,更是差点没给他跪下,说话间再也不敢威胁:“小小兄弟,只要你放了公主,我我们绝对不会为难你!求求你发发慈悲,饶了公主这次无心之过吧”

    三位长老哆嗦这拱手,话中竟带上了哀求之色。这自然不是在惧怕风天佑,而是在这样下去,公主肯定会被打的受不了,想起公主发起脾气来虐待他们三个的时候,他们全身一阵颤抖。

    “道歉!”没有去管三人的话,风天佑恶狠狠的道。

    百般委屈的少女终于呜哇一声哭了起来,先不说风天佑的力道有多大,光是她从小到大从没有挨过打这一点也够她委屈的了。

    “对不起对不起!”少女哭着说完,已经是泪流满面,这时的风天佑在她的心里已经变为恶魔的存在。她那股娇蛮劲在风天佑的钳制下根本施展不出来。

    “这还差不多”风天佑撇了撇嘴,放下少女,走向不停笑着的仙儿。

    “你我要杀了你!”

    风天佑回头,装出刚才那凶神恶煞的样子,顿时把少女吓得往后缩了缩。

    “公公主你没事吧?”三位长老赶紧来到少女身边,急声问道。

    看到三人过来,少女仿佛找到了依靠一般,连胸膛都挺起几分,她一抹脸上的泪水,娇喃道:“你们三个真是废物!还不快给我杀了他!”

    三人嘴角一阵猛烈的抽搐,心中暗中叫苦,但想起违抗公主命令的后果就硬着头皮上前,出口的声音中都没有了之前的狠色:“小子,竟敢欺辱公主,还不赶快束手就擒,纳命来!”

    没有了气势的话语,也不见三人有什么动作,他们的脸色都浮现为难之色。杀人?在这炎龙城中就算是他们焱门还是没那个胆子,但公主今日遭此侮辱必须要有一个说法,现在他们需要一个可以走下去的台阶。要不然,传到门主耳中的后果与在这里杀人所造成的后果,并没有什么分别。

    “三位,请听我一言。”

    南宫紫阳站了出来,拱手说道:“今日之事皆有对错,这位姑娘虽然有错在先,但也已经得到了惩戒,我这位朋友也是护人心切,做法有些不妥,但再闹下去,对谁可都不好。不如今日之事,就到这里如何?”

    “哼,你又是谁?这事关我焱门尊严,凭什么说过就过?”焱蕾长老沉声说道。

    尊严?扯淡!

    比起尊严,他们三个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小命,如果真的当街动手闹出人命,必然要遭到炎龙城城主的追究,到时候传到焱门门主的耳朵中他们更是罪加一等,事情要是闹大,他们三个的性命不知保不保得住。

    “凭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