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机变乾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潜力动小子初显能
    老六看了天祈一眼,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喉咙干咽一口唾沫,心里惴惴,忽地一个机灵,暗忖道:“我他妈的是怎么了,不就一个小屁孩儿吗?真他娘的尿性。”

    那大汉见老六一怔一痴,喃喃自语,似乎犹豫不定,上前在他屁股上“咣当”踢了一脚,骂道:“你发什么癔症呢,难道还要我动手?”

    老六讪讪一笑道:“不用,不用,哪能呢,不就是剥张虎皮吗?怎敢劳烦大哥您呢。”说着从靴筒里掏出一把半尺来长的尖刃匕首,向前走了两步,对天祈道:“小孩儿,起开。”

    天祈用袖子抹了一把眼泪,缓缓转过头来,双眼暗淡地瞥了一眼那寒光闪闪的匕首,站起身来望着老六。

    老六道:“说你呢,没听到是吧。”

    天祈语声深沉地道:“你是要剥它的皮?”

    老六嘿嘿一笑道:“是啊,小孩儿不要嗦,快让开。”

    天祈恨得咬牙切齿,突觉浑身燥热,血脉偾张,体内似有一股磅礴之力不受控制的欲破体而出,胸膛起伏,一颗心脏砰砰直跳且越跳越快。

    老六见这小子神情有异,不觉讶然,突然又想:“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忌惮”,嗤笑一声,向天祈走去,天祈依然呆立不动。老六伸手朝他肩膀抓落想将他揪到一旁,哪知刚碰到他的身子只觉得手掌灼热难当,似是摸在了一团炭火上,急忙缩手向后跳开一步,惊恐万状的望着天祈。

    不远处的大汉见状问道:“怎么了?”

    老六道:“大……大哥,这……这……这小子……有点邪门。”语声竟是有些颤抖。

    那大汉骂道:“没用的东西。”走上前,推了老六一把。走到天祈身前,道:“臭小子,看来你今天是跟老子杠上了。”语声甫歇,挥掌便向天祈脸上打去。

    天祈之前吃过他两记马鞭,又亲眼见他打死了自己新结识的朋友,还要剥它的皮,现下又来揍自己,心里对其恼恨之极,情感所动,深藏在体内的潜质被刺激了出来,不待大汉的手碰到他,突地顶头朝大汉怀里撞去,那大汉一个高大的身体竟被他直直的撞飞了去,这一下是所有的人都不曾预想到的,那大汉的身体直飞出七八丈远跌滚在地,马上众人无不大张着嘴合不拢,一脸呆滞。

    大汉捂着胸口好一阵喘息,半晌才爬起身来,双眼猩红地瞪视着天祈,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吞活剥了眼前这个臭小子。

    他为人暴戾又极好面子,在一个小孩子手里栽了这样一个大跟头怎能不让他恼恨异常?吐了一口唾沫,恨恨骂道:“他妈的,臭小子,老子今天要你的命。”身形一闪,快似疾风,飞腿朝天祈踢去。

    这大汉本就艺高力大,这一脚更是在暴怒之下踢出,蓄力极强,若是踢中这七岁孩童哪里还有命在?

    “咚”的一声响,果不其然,这一脚正中天祈胸口,天祈小小的身躯如断线的纸鹞一般向后直直的倒飞出去。“砰隆”,又是一声大响,天祈的身体撞在了一堵两丈来高的岩石上,岩面碎裂,如蛛网一般裂开一道道细缝,天祈好似一张肉饼一样紧紧的贴在了岩石上,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便即低垂着脑袋,不再动弹。

    那大汉望着没了声息的天祈呼呼直喘,目光狠戾,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

    马上的众人也是一脸惊恐,屏息不动,不乏一些人心里甚是不平,觉得老大的手段未免太过凶残,只不过是一个半大娃娃何必下这样的毒手?要了他的命于心何安?他们虽然不是什么善义之辈,但盗亦有道,出手杀害一个孩子不免让人小觑。

    他们此番进入祁连山完全是受人所雇捕捉赤尾灵猿,所求的只不过是钱财而已,没成想会有这样一番遭遇,若是杀的是大人,莫说杀一个,就是杀上百八十个又何足道哉?但这仅仅是一个稚嫩顽童,不免让人唏嘘。

    老六颤声问道:“大……大哥,这虎皮还……还要剥吗?”

    大汉此时心烦意燥,厉声道:“还剥个屁呀,走。”

    刚欲起行,突然簌簌几声轻响,紧接着传来一声“嘤咛”。

    众人一怔,向天祈和那岩石瞧去,只见天祈皱着小脸,一脸苦楚的从那岩面上滑溜下来,嘴里嘟嘟囔囔不知在说些什么。

    众人这一下可真是惊讶到了极点,大汉刚才那一脚足有千斤之力,莫说是一个小孩子,就是一头水牛也是只死没活,但却没想到这小孩儿居然没有死,当真匪夷所思。

    天祈揉了揉胸口,自言自语道:“好疼啊。”

    他这一说话众人更是惊讶不已。老六道

    :“大……大哥,这……这……这小子不是人呢。”

    大汉也是倒抽一口凉气,呆立不动,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脸迷懵,喃喃道:“妈的,真是邪门了。”

    要知道天祈可并非一般的凡胎,在他的体内流着仙魔两种血液,与生俱来便不同于常人,体内潜质着无穷的力量,只是他如今年纪幼小不懂得发挥运用罢了。刚才他所爆发出的那股力量只是在情感波动下催生出来的,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若不然凭这大汉又怎能伤的了他?不过即便如此,先天的潜质也不是这等凡人的短技就能要他性命的。

    那大汉见自己如此凌厉的一脚居然被一个小小孩童承受了下来,心里大受打击,既惊愕又愤恨,杀意顿起,若说刚才是暴怒之下下的杀招尚且情有原处,但此时他却是有意为之,一心毙命这奇怪的小孩而后快。自腰间抽出一把金鞘弯刀,持刀在手,目含凶光的盯着天祈,刚欲暴起杀手突然两个声音喊道:“大哥不要”,“大哥小心”。这两个声音分别出自老四,老六之口,老四见这小孩儿聪明机敏又奇特异常,既是于心不忍又怕惹出祸端,这才出言劝阻。而老六见这小孩儿邪门之极,怕有诡计,这才出言提醒,以防大哥上当吃亏。

    那大汉听两人言语也是一怔,稍感不安,心道:“这小杂种别真有什么道道。”

    老四道:“大哥,我们还是赶快回去为是,既然得了赤尾灵猿又何必节外生枝?”

    大汉心不甘愿,咬了咬牙,斥道:“别他妈嗦。”

    老四道:“只不过是一个孩子,你何必较真呢?”

    老六道:“老四,到底你是大哥还是大哥是大哥?我们听谁的?”

    老四大感不忿,怒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老六道:“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让你摆正自己的位置。”

    他二人向来不和众人所知,时有口角大家也是习以为常。

    那大汉喝道:“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

    二人互瞪了一眼都不敢再多言。

    大汉提着刀慢慢向天祈逼近。天祈心里害怕,萎在地上向后直退,颤声道:“你想干什么?”

    大汉摸不着底不敢轻举妄动,咧嘴一笑,弯刀在空中晃了晃,道:“你说我想干什么?”

    天祈抬头盯着弯刀怔了片刻,道:“你想杀人?”

    那大汉道:“你怕不怕?”

    天祈道:“你要杀我?”

    大汉道:“对,你不害怕吗?”

    天祈心里怕极但嘴上却不愿服软,说道:“我不怕,你杀我我告诉爹爹去。”这话听来未免滑稽。

    大汉搔了搔头,心想:“他妈的,这小崽子是不是跟老子装傻。”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朝天祈丢去,正砸在天祈的脑门上。瞬间天祈的脑袋上起了一个鸡蛋般的大包,好不疼痛。

    天祈咬着牙强自忍耐,眼圈红红的却没有流出眼泪,怒道:“你拿石头丢我干什么?你是坏蛋,我要告诉我爹爹去。”

    大汉嘿嘿一笑道:“哼,我让你去告诉你爹爹。”说着三步并作两步走,快步向天祈走近,弯刀上扬,正欲劈刀砍下,突然空中一个声音叫道:“且慢动手。”

    众人皆是一怔,一齐抬头向空中仰望,只见天上彩云罩顶,和风习习,一位苍然白须的老者从空中飘然而降,湛然若神,一时间众人如梦似真,如真似幻,真个是真真幻幻,莫能辩明。

    看那老者头梳发髻,童颜鹤发,慈眉善目,身披葛布大氅,一身道人打扮,一众人皆是愣愣的看着老者。

    只见老者微微一笑道:“你们这帮人真是没羞耻,怎么跟一个孩子为难?”

    那大汉对这老者浑身上下打量了个透彻,从头顶一直看到脚面,心里也自纳闷,忽然冷笑一声,道:“你这老头是什么人?”

    老六见这老者神采奕奕很是不同凡响,似是非圣既仙,内心忐忑,走到大汉跟前低声道:“大哥,这怕是位仙人吧。”

    那大汉瞥了他一眼,看着老者嗤笑道:“仙人?什么仙人?我秦猛也在江湖上混迹多年,不要以为使一点障眼法的雕虫小技就能哄骗爷爷,爷爷不吃这一套,你要真是仙人就让我砍上一刀试试,你若是不死我就相信你是仙人,若是死了只能怨你命薄,可怨不得老子。”

    他久历江湖,三教九流的人物自结识不少,江湖术士也不少见,那些人都是些懂得一点旁门左道便称神称仙,故弄玄虚,蒙骗钱财的江湖走卒,他初见这老者凌空而降也自惊异,细想之便将其归纳到

    了那一类人中。

    老者不答他话,俯身扶起天祈,微笑着道:“你叫什么名字?”

    天祈仰着脸望着老者,见这老者眉目慈善,和蔼可亲,心里宽怀,说道:“我叫天祈,爷爷,你是不是神仙呀?”

    老者笑道:“你看爷爷像神仙吗?”

    天祈歪着脑袋怔了怔,笑道:“像。”

    老者轻轻抚着天祈的脑袋,捻须呵呵笑了笑。

    那大汉见这一老一说乐乐全然没将自己放在眼里,心里恼怒,更断定这老者只不过是一个一无是处的江湖骗子,安下心来,喝道:“那老头,大爷跟你说话没听到吗?还是谎话被戳穿心里虚了?”

    天祈不自觉的往老者身后躲了躲,说道:“爷爷,这家伙是大坏蛋,他杀了大老虎还要杀我,那不,小猴儿还被他们抓了。”指了指马上那人手中拎着的铁笼。

    老者微微一笑,道:“孩子别怕,有爷爷在这儿他们不敢伤害你。”

    那大汉听老者的口气如此狂妄自大,心里愈加恼怒,冷哼一声道:“老家伙,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语声甫毕,纵身一跃挥刀向老者砍去。只见那老者端然不动,面带微笑,似是全未将这大汉放在眼里,但这可急坏了小天祈,急声叫道:“爷爷快跑。”

    刀锋寒芒闪烁,莹莹生光,刚触及到老者三尺外那大汉只觉得一股劲风迎面扑来,连人带刀直直的向后荡开了去,只跌出五六丈远摔倒在地。

    众人皆是一脸惊愕。那大汉勉力爬起身来,满眼惊恐的望着老者,一脸呆滞,方到此刻他才意识到这白须老头可不是那么简单。

    那大汉不自禁的战战向后退了两步,又颤颤向前走了两步,双手抱拳向老者深深鞠了一躬,颤声道:“老先生,在下无……无礼,您……您老多……多包涵。”

    老者道:“念你们也无甚大罪过,这就去吧。”

    这里一干人等初见老者现身便感栗六,又见他不动不摇,单凭三尺气墙便轻松击退老大,更是惊惧不已,早巴不得他说这句话速速离去。此时老者话音刚落,一众人兜绳勒缰,踢鞍捶马,便欲疾驰而走,那大汉躬身唱了个喏,一溜烟转身跳上马背。

    天祈心里火急,摇着小手指着一众人道:“猴,猴,小猴还在呢。”

    老者微笑道:“不急。”伸手一招,那铁笼便似一只归途鹦鹉一般自动飞到了老者的手里。

    这一干人等历尽辛苦为的便是捕捉这赤尾灵猿,赤尾灵猿又十分机灵滑溜,行迹难觅,好不容易捉到他们岂能白白拱手?但这老者又十分难对付,他们若想出手生抢怕是难能。马上一人悄声对身旁一人道:“喂,你说咱们一起上,能不能对付得了这老家伙?”

    那人“嗤”了一声,道:“想什么呢?弄不好别把命搭了,还是看老大的吧。”

    那大汉踌躇了片刻,说道:“老先生,我们好不容易捉到这灵猿,您能不能高抬贵手还给我们,大家还指着它吃饭呢。”

    老者看了看笼中的白猴,微微一怔,自言自语道:“稀奇,稀奇,真是难得,这可是千年不遇的灵宝呀。”他声音细小,那大汉并未听到,见老者不睬他,又说道:“仙师,我们也是受人所托,您看这猴子……能不能还给我们?”

    老者道:“不行,这灵猿乃是天地孕育的灵宝,交给你们便是伤天害理,我劝你们不要再打它的主意,快快去吧。”

    天祈道:“爷爷,这不好,他们还会回来的,又要抓小猴。”

    老者略一思索,心想:“不错,若是他们去而复返终不是办法。”心念甫毕,轻轻点了点头,袍袖拂卷一股劲风掠出,霎时间飞沙走石,烟尘漫天,一个人影也瞧不见了,只听得烟尘中马嘶阵阵,人声欢欢。

    不消片刻,烟尘散尽,风停石定,连人带马具没了踪影。天祈双手揉了揉眼睛,一脸朦胧,仰着头问道:“爷爷,他们人呢?”

    老者道:“回去了。”

    天祈奇怪道:“回去了?回哪了,我怎么什么也没看见?”

    老者呵呵笑道:“从哪来自然回哪去了。”

    天祈不明所以地点着头,又问道:“那他们还会再来吗?”

    老者道:“不会了,他们再也不会来了。”

    小天祈自然不会知道老者运转玄功刮的那一阵狂风,不但将这一干人等送回了七百里以外的老家,狂风中所蕴藉的无上真力更是将这些人的周身功夫尽数废了去,他们现今已经是与普通人无异,再也不能为祸作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