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日月双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1 惨烈
    双眼凝重的看着前方,一个白衣少年,手执白扇,一脸轻松写意,正饶有兴致的看着幻雨。

    “此人很强”

    没有理由,仅凭直觉,这是白衣少年给到幻雨的第一个印象。

    天空也是逐渐暗淡了许多,也宣告着比赛即将接近尾声,其余四十九张擂台都已经确定了它的主人,唯有幻雨这一方,尚未定论。

    整片场地的目光如今都聚集在这两人身上。

    气氛相当静谧,许多认识幻雨的人,都流出了惋惜的表情,就连胖子亦是如此,因为那个白衣少年,他认识,而且记忆深刻,因为胖子曾经见识过他的恐怖。

    此人名叫,白无涯。

    同那最强五人一样,拥有着幻士九阶巅峰的修为。

    至于他为什么没有成为那其中之一,是因为此人有许多怪癖。

    比如,他有特别严重的洁癖,所以从来都是身着白衣,而且此人的心思极为缜密,城府极深,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很讨厌麻烦。

    一个很会算计的人,却讨厌麻烦,听起来有些矛盾。

    但他却就是这么一个人,就好比如今一样,他明明有着可以摘下一个名额的实力,却偏偏到最后才出现,既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又能轻松达到目的,何乐而不为之。

    “这位师弟,鄙人因为昨夜未曾休息好,所以今日便来晚了一些,你不会介意吧”

    白无涯脸上还挂着和煦的笑容。

    幻雨心中则很是鄙夷。

    不要脸的人见多了,可脸皮这么厚的人还真不多见,前因后果,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想明白,如此做作,也不嫌恶心。

    “师兄哪里话,既然昨夜没休息好,回头师弟便给你开个方子,包你夜夜安枕,像我们这般年纪,还是应当节制才是”

    幻雨也突然变幻出一张笑脸。

    这一席话,犹如平地惊雷,在场许多人反应过来都是一阵了明于心的暗笑。

    “呵呵,既然如此,我便要好好谢过师弟才是”

    “不敢”

    在一阵针尖对麦芒的嘴炮之后。

    就在所有人以为,两人就要开打的时候,幻雨突然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行为。

    只见他转过身,看着一个方向,接着缓缓开口。

    “如果我赢了,可否一睹姑娘芳容”

    人群顺着他说话的方向看去,有些诧异,都什么时候了,这小子还想着泡妞,牛人阿。

    幻雨这话不是对着别人说的,正是对着千雪。

    千雪在一开始愣了一下之后,两人的目光在空中聚焦在了一起,第一次看向了这个头发双色的少年。

    毫无杂质的清澈,这是她的第一个想法。

    然后在众人的目光中,缓缓点了点头。

    接着就是眼珠子掉了一地,无数人拜服,简直特么就是泡妞界的传奇。

    就连一众长老都忍不住露出了微笑,甚至有些还在低声打趣旁边之人,不知道又想起了哪门子陈年旧事。

    得到了答复之后,简直是神清气爽阿,差点就直接大嚎了一嗓子。

    “美人加持,大杀四方咧”

    却不知有一个人,看向幻雨的目光里,已经渐起杀机。

    “动手吧”

    幻雨终于取下了背上的剑,眼前的对手,让他感到了沉重的压力。

    手握烈焰,一股冲天的气势直接爆发而出,瞬间席卷至白无涯面前。

    “有点意思”

    而白无涯也终于露出了认真的表情,因为他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幻力喷发,烈焰剑如同燃烧起来一般,幻雨直接俯冲凌空一斩。

    “雕虫小技”

    白无涯折扇一挥,便挡住了这一道攻击。

    接着化手成刀,一个巨大的刀芒横扫而来,幻雨连忙提剑抵挡。

    “铿”

    虽然挡住了这一刀,幻雨也是被震退了好几米远,且虎口有些发麻。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此人绝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攻击便是最好的防御,这是幻雨前世便明白的道理。

    双脚一踏,直接反冲而上。

    空气中只听见‘’乒乒乓乓“的声音,这时候大家也都明白了,白无涯手上的那把折扇,乃是一件幻器,并不是一把普通的扇子。

    战斗持续了约莫半个时辰,两人对轰一拳之后各自退开。

    此时的幻雨看起来有些狼狈,半跪在地上,嘴角已经溢出了鲜血,身上也已经大大小小有了数十道伤口,也滴滴答答的流出了腥红的血液。

    反观白无涯,除了额头有些细汗之外,浑身一点伤势都没有,依然风度翩翩,两人直接成了鲜明对比。

    “还要负隅顽抗吗,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可以给你一个认输的机会”白无涯表现出了一副大度的模样。

    “呸”

    幻雨一把抹掉了嘴角的鲜血,缓缓站起身来应道。

    “今日即便身陨在此,我也不会认输”

    “冥顽不灵”

    不再多言,白无涯浑身幻力暴起,直接冲了过来,一记重拳轰在了幻雨的小腹之上。

    “噗”

    一大口鲜血直接喷出,整个身子摔在了冰冷的擂台上。

    “小雨,”

    胖子远远的大声呼喊了一句,此刻的他已是留下了眼泪。

    下面的诸多人也是面露不忍,千雪的眼神里也多了一些东西。

    好不容易坚持到最后了,可却唉

    而幻雨这时却好似陷入了幻境中一样,意识里模糊的看到了一对中年夫妇,那妇人手里抱着一个婴儿,正在低声的哭泣,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好痛。

    “唉,天意阿”

    突然,脑海中模糊的响起了一道声音。

    就在作为裁判的长老正要宣布结果的时候,却怔住了,嘴巴张得老大。

    不光是他,连下面的人也全部愣住了。

    因为幻雨突然直挺挺的站了起来,浑身沐浴着炽热的光芒,连头发都变成了金色一般,身上的伤口瞬间愈合得七七八八。

    双眼睁开的刹那,所有人都有着要顶礼膜拜的冲动。

    那是怎样的眼神阿,丝毫没有人类的情感一般。

    “你该死”

    一道冷漠的声音从幻雨口中传出。

    接着一挥手,掉落在地上的烈焰直接飞向了白无涯,一穿而过。

    然后幻雨便直接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