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心理真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章 你是懒羊羊
    “常平,你等着这事不算完!我还会回来的!”绑匪声竭力嘶的喊道。“还有那个女的,我们肯定不会放过你们的!”其实他很想喊李超男的名字,但是却不知道叫什么,所以只能喊常平的名字了。

    常平听到这句话吓得一激灵,双腿瞬间发软,立马抓紧了李超男的手。

    “没事,别怕,灰太狼也这么说,每次还不是被喜羊羊打跑了!”李超男拍了拍常平的手。

    “可是我也不是喜羊羊啊!”常平苦着脸,心里直犯嘀咕。自己是受害者好不好,为什么要惦记自己?先前挨揍的画面孩子还在脑子里回荡,想起来就胆战心惊。

    “你不是我是啊!我是喜羊羊你是懒羊羊,你想想懒羊羊每次被抓住不都是安全无恙!”李超男微笑的看着自己的对象,这次应该吓得不轻,看来得抽时间多做做心理工作。

    “你说这个匪徒他咋就记住了我的名字呢?而且我也没惹他呀!”常平一脸的愁苦,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好不容易送个货却遭遇这样的事情。

    “这个、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李超男暗暗捏了把汗,自己在门口喊了那么多次,匪徒要是记不住那才怪了。“对了,一会儿去了大队,把你知道的说一下就行了!”

    “啊?还得去录口供啊?”常平嘴巴一咧整个脸都成了苦瓜。“我能不能先去医院,我这身上还疼着呢!”

    “哦,好好,先去医院,正好车来了,你直接上车吧!”李超男点着头指了下赶过来的救护车。

    “那你不跟我去啊?”常平抓着李超男的手不松开。

    “我现在还走不开,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李超男苦笑道。

    “好吧,那晚上回家见吧!”常平略有失望依依不舍的上了救护车。

    “辛苦了小李同志,我可是听赵队长和张队长说了,这次都是你的功劳!”雷市长高兴的直奔李超男而来,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不辛苦!不辛苦!这是我应该做的!”李超男有些不好意思,想把自己的手抽回来但是犹豫了一下又放弃了。

    “小李,有没有考虑来我们武警大队啊!”赵队长满眼的欣赏看着李超男。

    “你干什么?当着我的面挖我的人这样不好吧?”张队长瞪着赵队长一脸的不悦。

    “我这就是问问,决定权还是在小李手里的,只要她愿意我们武警大队是非常欢迎的!”赵队长说着话不时的瞄向正在跟雷市长谈话的李超男。

    “不用你欢迎,你就收起你的小心思吧!”张队长怒视着赵队长喷了他一脸的吐沫。

    “你这人,这么激动干啥?还往脸上吐口水一点素质也没有!”赵队长擦了下脸上的吐沫星子抱怨道。

    “小李同志,如果哪天想换工作岗位了一定要考虑一下我们大队!”临走之时赵队长不死心的再次表达出了邀请。

    “好的,赵队长!”李超男看了眼张队长然后对赵队长微笑的点了点头。

    “行了,你快走吧,即使考虑也考虑特警,所以你就死了心吧!”张队长不耐烦的开始哄人。

    “你这家伙卸磨杀驴的功夫练的挺炉火纯青啊!”赵队长带笑不带笑的看着张队长。

    “等休息我请你喝酒!”张队长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份了,虽然心里不情愿但还是说了一句客套话。

    “行,这可是你说的,我要喝老领导送你那瓶茅台!”赵队长立马来了兴致,连心里的不快都消失了。

    “你想什么呢?我自己都舍不得喝,就是普通酒爱喝不喝!”张队长说完拉着李超男走就走。

    “哎,我说你这个王八蛋,说翻脸就翻脸!喝,凭什么不喝!这个老小子,到时候非宰他一顿不可!”赵队长气的直骂。

    “啪嚓”一声,手机摔在了地上。

    “真是废物,立马想办法把人给我捞出来!”一个中年男人暴躁的说道。

    “那关于开发区那块地的后续计划还做不做?”另一个男人躬身问道。

    “做,为什么不做?启动第二套方案,我就不信我争不过曹广明!”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男人说完后转身出了办公室。

    “哎,我的宝贝儿子,想爸爸了没?”常平刚打开门笨笨就扑到了他的身上,伸手把笨笨抱在了怀里向屋里走去。

    笨笨欢快的摇着尾巴伸出舌头舔着常平的脸。

    “你先自己玩,爸爸受伤了要躺一下!”常平把笨笨放在了地上然后走进了卧室。“哎,还是躺在床上舒服啊!”

    “陪你去看浪漫的土耳其”客厅内突然响

    起了音乐。

    “哎,我这刚躺下,这是谁呀这么不长眼,就不能晚点打电话过来!”常平报应一声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走向了客厅。

    “您好张总!”

    “哎,别提了,我这不是送货嘛,结果被绑架了,不然早去单位了!”

    “是真的,我没有骗您!”

    “喂!喂!”

    “什么人嘛!牛气啥,明天小爷就去跟你辞职,你就是八抬大轿抬我回去我也不会回去的!”常平有些生气的把手机放下转身再次走进了卧室。

    “常平?常平?你在不在家?”李超男进屋换了鞋嘴里喊着走向了卧室。

    “啊?你回来啊亲爱的!”常平睡眼惺忪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嗯,你还疼不疼了?伤口处理了没?我着急回去写报告也没来得及去医院看你,等我去了医院说你已经走了!”李超男一脸担心的往常平身上打量。

    “处理了,医生说只是一些皮外伤,养几天就没事了,还给我开了一些消肿祛瘀的药!”常平点了下头撩起了衣服。

    “下手还真的挺狠!”李超男看着常平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有些心疼。

    “谁说不是呢,不过还好还活着!”常平放下衣服傻笑。

    “你说你也够倒霉的,送个货还能摊上这么个事儿!”李超男和常平出了卧室。

    “这我哪能知道啊,如果我知道的话我还不去送呢!”常平郁闷的叹了口气。“所以我打算明天去把工作辞了!”

    “你早就该辞了!”李超男撩起常平的衣服,拧开药瓶把药水倒在手上给他揉受伤的地方。

    “嘶,疼!疼!”常平瞪着眼睛往一边躲。

    “别躲,忍忍就过去了!”李超男一手拉住常平另一只手继续揉。

    “嗯,好!”常平咬着牙皱着眉头,扭头看了眼李超男。他很想让李超男也换一份工作,但只是想了想,因为之前就谈过这个问题最后不欢而散,所以也没必要再提了。

    “晚上吃什么呀?”常平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转移一下注意力也许就没那么疼了。

    “一会儿叫点外卖吧!”李超男揉着伤口头也不抬的回道。

    “嗯,也行!我去!”常平看到电视里的一幕突然惊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