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任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幽冥之海
    妊乔双手扶额,轻轻揉了揉额角,看向骷髅小骨道:“我们现在是要去哪里?”

    骷髅小骨上前两步,蹲在妊乔身前,紧张地看了妊乔一眼,心下有些拿不准这位大人飘忽不定的情绪。

    便小心翼翼地道:“按照惯例,小骨当指引大人前往酆都城阎罗殿,根据您的生平记录消除业障、果报之后,便可重新投入轮回。”

    妊乔抬眼看着骷髅小骨道:“我想见见你们的那位神君。”

    骷髅小骨双手在胸前不断地摆动,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急急地道:“大人,这是绝无可能的。冥界等级森严,别说神君,就算阎罗大人也不是能够轻易得见的。”

    “那我能见到谁?总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就被冤死了吧?”

    骷髅小骨眼窝微沉,看起来像是极其认真的思考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才回答妊乔道:“大人莫急,请听小骨细细禀来。

    虽说冥界统归神君管理,但真正掌管冥界的是四方鬼帝,掌冥界七十六司,下辖十殿阎罗、八大鬼将。

    而每位鬼将下面又分别由级别高低不等的执政鬼官分管。就像小骨所在的就是督查司,是由鬼王大将分管的。”

    妊乔双目一瞪,道:“说重点!”

    骷髅小骨登时吓得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船头,赶紧道:“是!如果阴魂对自己的死因有疑惑,可以投诉到日游大将所分管的‘枉死司’,不过……”

    “不过什么?”

    骷髅小骨紧张地咽了口唾沫,继续道:“只不过很少有阴魂愿意这么干,因为死亡后的阴魂在冥界如果没有登记造册,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便会魂飞魄散,彻底消散于这一方天地之间。

    如果阴魂想要伸冤,投诉到‘枉死司’,那么取证、调查、审理、结案,少则半月,多则半年也是有的,因此,大部分阴魂是耗不起的。”

    妊乔撇了撇嘴,果然不管是人是鬼,都躲不过江湖套路啊。

    看来自己这冤且得放一放,短时间内还真是伸不了了。正待多问问冥界的诸多事宜,突然感受到船身猛烈地晃动了几下。

    妊乔神色大惊,赶忙站起身来,抬眼望去,只见原本平静的幽冥之海,此刻突然掀起了巨大的风浪,一道道暗流拍打在船身之上,顿时整艘船都剧烈地摇晃起来。

    狂风骤起,天空中飘起了暗黑色的细雨。

    雨越下越大,已经滂沱一片,夹杂着惊涛骇浪向妊乔和骷髅小骨幽冥船席卷而来。

    小船随着巨浪四处飘摇,在幽冥之海中上下翻滚。妊乔双手死死地抓住船舷,浑身已经被海水浸透,对着骷髅小骨叫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骷髅小骨也是紧紧地抓住船舷,此刻眼中魂火频闪。

    高声道:“大人,小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真是奇了,小骨为阴魂引路百余年,幽冥之海从不曾有过如此风浪。”

    妊乔脸色煞白,自己这是刚到冥界就要再死一次么,而且还是沉入这深不见底的幽冥之海,命运对自己还真是格外优待啊!

    骷髅小骨双手十指上下翻动,打出数道手诀,掌心突然燃起一团魂火,咄的一声,飞上天空。

    连声嚷道:“大人莫急,小骨已经发出求救信号,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前来支……”

    骷髅小骨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滔天巨浪呼啸而来,仿佛一头张着巨口的怪兽,霎时间,冰冷湿咸的海水便将他们连同幽冥船一并吞噬。

    冷,寒冰刺骨的冷

    妊乔感觉自己全身上下的血脉仿佛一瞬间就凝结住了,四肢无法动弹。

    阴寒的海水大量的从口鼻灌入,仿佛一片片冰刀、冰锥,想要把人寸寸割裂。

    意识渐渐涣散,妊乔缓慢地睁开双眼,想要再看一眼这个世界,却见到有一片刺眼的蓝光向自己袭来。

    “大人,小骨不会让您死的”这声音遥远的仿佛来自于另一个世界。

    妊乔的嘴角牵动了一下,还真是尽忠职守的小骷髅。

    温暖,仿佛躺在火堆旁边,妊乔蜷了蜷身体,不自觉地想要更靠近这一处温暖。

    “你醒了。”重浊苍老的声音在妊乔的耳边响起。

    妊乔缓缓地睁开眼睛,抬眼望了望四周,自己正躺在一块大岩石上面,似乎还飘荡在幽冥之海上。

    骷髅小骨就在自己身边不远处,一身亮白的骨头此刻已经变得灰暗,眼里的魂火也已经熄灭。

    “小骨”

    妊乔一个箭步冲到骷髅小骨身边,扶起了骷髅小骨。

    “小家伙儿,没关系,它只是燃烧了本命之魂,体力透支昏厥过去了,小命儿还是可以保住的。”苍老的声音再度响起。

    “你是谁?”妊乔警惕地四下张望。

    只见身下巨岩突然伸出了一个乌龟一样的头,一双浑浊的三角眼此刻正盯着妊乔。

    “呵呵我是谁呢?小老儿很久没有用到过名字了呢,小家伙儿,你可以叫我‘八大王’。”

    “八大王?”妊乔顿时满头黑线,记得自己之前闲来无事时就喜欢看一些杂书,《聊斋志异》中记载了一则关于“八大王”的故事:冯生放生了一只鳖精,得到自称“八大王”的鳖精的回报就是拥有了一双可以识别财宝藏处的眼睛。

    只是不知此“八大王”是不是彼“八大王”了。

    “小老儿曾经用过很多个名字,不过有一些名字已经渐渐被遗忘了。小老儿已经活得太久了,久到仿佛在天地之初,小老儿就一直存在一般。”

    八大王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呵呵小家伙儿,咱们相见就是缘分,这个送给你作为见面礼吧!”说罢,便从口中缓缓地吐出一枚龟壳戒指。

    妊乔调整了一下呼吸,沉了沉气,道:“感谢前辈的帮助,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实在不能再收前辈的赠礼了。”

    开玩笑!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妊乔可不想初来乍到就随随便便地欠下一笔人情债。再说,妊乔小的时候看《西游记》,对老驮经的那一段儿印象不可谓不深刻,搞不好这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就是这老乌龟招来的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