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任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听姐姐的
    云宝儿见自己一击不中,便又拼命地拉弓,接连射出数箭,但无论它射出多少箭,都如泥牛入海一般,一触碰到妊乔便立即消散,妊乔还是完好无损地站在那里。

    云宝儿一跺脚,浑身散发着凛凛杀气,整个人如一柄利剑一般,朝妊乔飞扑过来,眼看着便要撞到妊乔身上,妊乔慌乱之间,只能抬臂抵挡。

    “哧”

    只听云宝儿一声惨叫,脚下踉跄,急退数步,左手扶着自己只剩下一半的右臂,一脸震惊地看着妊乔。

    他没想到自己拼尽全力的一击不仅没有对眼前的阴魂造成丝毫伤害,而且不知这个阴魂耍了什么手段,居然只碰一下就能够将自己重伤。

    她究竟是何方神圣?难道是专门跑到这里来克自己的吗?

    云宝儿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右臂,皱了皱眉,左手在断臂处捻了一捻,随即轻轻一拉,一条新的手臂又重新长了出来,上下活动了一下还不太灵活的新手臂。

    自己少说也活了几千年,一般的火焰都不能伤害自己分毫,都不记得上一次受伤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如今却栽在一个黄毛丫头的手里,心中不禁十分泄气。

    之前无往不利的武器,如今在这丫头面前就像小儿游戏一般。看来想要将自己的宝贝夺回是绝无可能了。

    转念一想,虽然此刻奈何不得她,但只要能跟在她身边慢慢想办法,来日方长,定能寻个机会将宝贝夺回。

    想至此,便身形一抖,又变成了一个可爱的孩童容貌。

    “姐姐,抱抱”

    云宝儿脸色微红,想想自己几千岁的人了,如今却要着脸对眼前这个小丫头一而再、再而三地卖萌。

    本来只是被这个阴魂身上的独特气味吸引,想来探探缘由,谁知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如今,竟是要把自己也一并搭进去了。

    妊乔不知云宝儿心中所想,微微一愣神儿,旋即嘿嘿一笑,露出一颗小虎牙儿,双臂一张,便抱起了云宝儿。

    妊乔当然知道云宝儿是邪祟之物所化,但她同时也清楚目前这东西还伤害不到自己,而且已经开启了灵智,如果能够循循善诱,加以引导,将来必定可以为己所用,那将是自己未来十分强大地助力。

    虽然她在机缘巧合之下拥有了一些防御和自保的能力,但目前仍然只是一个毫无还手能力的渣渣,倘若将来再遇到什么危险,总不能一直当人肉沙包,被人花式吊打吧?

    既然云宝儿是这么犀利的杀伤性武器,又喜欢粘着自己,跟自己亲近,妊乔自然是乐观其成。

    或许,眼前的困局也可因他而解。

    明月皎洁,银白色的月华一泻而下,宛如千万缕银丝洒落在大地之上,将万物镀上了一层银色的光辉。酆都城门前,战事依旧胶着,那一抹白色跳动的身躯,已经身染鲜血,面露疲色。

    妊乔收回目光,看向云宝儿,道:“你和它们是一伙儿的吗?”

    月光照亮了云宝儿那张稚嫩的脸庞,连脸上细细的绒毛都清晰可见。云宝儿将妊乔的一缕秀发缠在自己胖胖的指尖,一边抚弄,一边不以为意的笑笑,道:“它们都听我的,而我嘛……我听姐姐的!”

    妊乔视线微垂,心中暗想,果然是害人的邪祟之物,根本就不把别人的性命当一回事儿。

    眼角余光瞥了一眼骷髅小骨的方向,见骷髅小骨仍然昏迷不醒,心中不禁暗暗焦急。便道:“如果它们都听你的号令,你可否让它们停止攻击?”

    云宝儿的眼神闪烁不定,心想野鬼窟的王锏老儿让自己协助他攻城,并且已经给了自己两颗下品魂晶作为交换条件,似乎也并没有说一定要攻破酆都城门吧?

    那自己如果现在撤兵,是不是也算是信守承诺了呢?又眯起眼睛看了看妊乔,道:“要云宝儿撤兵也不是不可以……”

    妊乔心中焦炙,面上不显地看着云宝儿,心下暗气:这货的外表莫不是为了障人耳目吧?真的只有看上去的年纪大小么?

    观其为人处世,竟颇有几分圆滑世故、老道狠辣之意,只是不知道他此刻要跟自己提什么条件,权且先答应他再说。

    云宝儿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墨色的瞳仁中映衬出妊乔秀丽的面容,嘴角微牵,双臂揽上妊乔的肩膀,将妊乔的颈部圈住,顺势吧唧一声,就在妊乔的面颊上亲了一口。

    俄而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糯米银牙,声音软糯地道:“这个就当做是利息,至于条件嘛,云宝儿还没有想好,等想好了再告诉姐姐。”

    妊乔猝不及防,呆立在原地。

    想想自己前世今生加起来,还不曾被人亲过呢,居然被这货给非礼了!不过,对方也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孩童,亲亲倒也无妨,只要他能撤兵,自己便不与他一般计较了。

    云宝儿看着妊乔一脸错愕纠结的神情,心中甚是愉快,转过身,面对着酆都城门的方向,将自己的拇指和食指捏住一同伸进嘴里,“咻”的吹响了一声尖利的口哨,声音划破长空,一直传向远处。

    城门前挥舞流星锤的邪秽独角巨怪听到哨音,行动迟缓了一下,旋即转身,向妊乔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顷刻之间,独角巨怪颓然倒下,化成成百上千个邪秽小人儿,一个个钻入地下,消失不见。

    在城门前战斗的守城将士们一下子失去了攻击的目标,茫然地望向四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有那抹白色身姿,目光也朝着妊乔所在的方向瞟了一眼,不动声色地道:“敌人已经撤退了,开城门吧!”接着,身形一闪,便化作一缕白光,飞身而去。

    守城将士朝着白衣公子离开的方向深揖一礼,转身对着城门内的士兵飞快地打着手势。

    躁动渐渐平息下来,酆都城巨大的城门再度打开,城门前满地的尸骨也已经被清理干净。

    守城石兽再次落座于墩台之上,神色冷峻地注视着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