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任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关进大牢
    此刻,王锏胸中实在是气闷不已,密报不是说酆都城内没有聚神境高手驻守吗?看来是情报有误,酆都城内不仅有聚神境高手坐镇,而且还是比自己的境界还要高的聚神境圆满的高手。

    早知如此,自己说什么也不会淌这一趟浑水。如果这次自己有命能够逃出生天,回去定要去找那个老鬼算账!

    王锏一路奔逃,不知不觉便来到了一处断崖旁边,此处竟是退无可退,避无可避了。

    低下头朝断崖下面瞧了一眼,只见断崖下面瘴气弥漫,深不见底,王锏估计自己就算是跳下去,也是绝无一丝生还的可能,不禁在心中叹道:天要亡我!

    此刻,奇兽也已经追至近前,一步一步地朝着王锏逼近。

    “虽然你言辞侮辱本尊,罪无可恕,但本尊仁慈,只要你说出幕后指使之人,本尊便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如何?”

    王锏咧嘴一笑,道:“你近身来,某便告诉你!”

    奇兽冷哼一声,道:“休要跟本尊谈条件!”

    王锏突然仰天大笑起来,笑的整张脸都扭曲了,简直比哭还要难看几分。

    王锏一边笑一边道:“要某告诉你幕后之人,倒是无妨,只是怕你自不量力,到时候恐怕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可惜了你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连变成妖马,都这么妖娆,某是不忍心你去送死啊,哈哈哈哈……”

    还不待王锏说完,数道水桶粗的雷弧便接连而至,将王锏击下断崖。

    奇兽继而幻化成人形,行至断崖前向下望去,哪里还有王锏的身影,只有一片片白茫茫的云雾。想来,那厮先被自己的数道雷弧击中,又跌下山崖,不被雷电劈死也要摔死,断无生还的可能。便身形有些摇晃地折身向回走去。

    边走边呢喃:“不是都说了么,本尊是神兽,不是妖马。”

    ……

    阴冷潮湿的大狱之内,妊乔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也不知过了多久了,为什么崔判官还没有遣人来提审她,难道是打算就这么草率地结案,治她的罪么。

    妊乔心中咬牙暗气,没想到崔判官看起来长得人模狗样儿,一身正气凛然的,却也是个“葫芦”官。

    妊乔抬起头向周围看去,关押自己的牢房是一个四四方方的房间,房间并不大,却空空荡荡的,只有妊乔脚边的一张破破烂烂的草席,还有就是靠近牢门边的一个臭气熏天的木桶,木桶颜色一片漆黑,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了。

    妊乔不由得皱了皱鼻子,一脸嫌恶地移开视线。

    妊乔身前的牢门,是由十几根碗口粗细的实木桩子紧密地连在一起而成,牢门的右侧有一扇小门,此刻正用一把铁索锁着。

    正对着牢门的那面墙壁顶端,有一个五寸大小的透气孔,此刻,惨白的月光正穿过这个透气孔照射进来,这便是房间之内唯一的光线来源。

    看着结实的牢门和豆腐块儿大小的透气窗,妊乔轻轻蹙眉,看来,自己想要逃出去也是不大可能了。

    妊乔和骷髅小骨被一众小鬼拖出了阎王殿之后,便被关押在此处。

    想到自己自从来到冥界至今,仍然滴水未沾、粒米未进,幸好自己之前吸收了一片灵魂碎片,不然,就算不渴死,也要被饿死了。

    此刻妊乔无比怀念自己大学宿舍的单人床,柔软的床垫,洁白的床单,还有,各种美味可口的食物。

    念头一起,便有些抑制不住,妊乔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他们此刻还好吗?会不会仍然沉浸在失去爱女的悲恸之中?

    一想到自己的父母,妊乔不自觉地流下了热泪,她一边抬起衣袖擦了擦眼泪,一边暗暗告诫自己不要再去想这些虚无缥缈的事情了,那一世连同那个妊乔一起都已经随风而逝了。

    妊乔微微叹了口气,强行掐断了自己的纷乱的思绪,如今,自己必须要彻底斩断那一丝联系,才能够在这一方世界里继续存活下去。

    崔判官说自己不在六道轮回管辖范围之内,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要么,自己是微不足道,随时可能飘散的孤魂野鬼;要么,自己就是超脱于六道轮回,拥有大神通一般的存在。

    从目前种种情况分析来看,后者的可能性还更大一些。

    无论哪一种可能,都意味着自己将要在冥界定居扎根了。如今的自己,还是能力太有限,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也不知道,骷髅小骨现在怎么样了。

    还有那个可爱的小娃娃云宝儿,虽然是邪祟之物,但却唯独跟自己特别亲近,之前在城门前分手时,他说要跟着自己一起进酆都城的,不知道他是进来了,还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就算是进来了,他又如何来寻自己呢?

    狗子也已经好久不说话了,就算自己叫他,也没有半丝回应。妊乔也有些不确定,他现在是否还在自己的身体里。

    “嘤嘤嘤”

    妊乔突然浑身一颤,抖了个激灵。哪里传来的哭声?

    牢房里面异常安静,落针可闻,哭声断断续续地传来,妊乔侧耳细听,那声音如丝如缕、如泣如诉,好像就在自己耳边回响一般,妊乔不禁毛骨悚然,鸡皮疙瘩掉落一地。

    有鬼啊?!

    虽然说自己如今也是阴魂之体,但是拜托,还是不要动不动这么吓人啊!

    “是谁在哭?”妊乔为了给自己壮胆,便大声地责问道。

    哭声果然止住了,一个柔弱女子的声音传了过来:“隔壁是何人?”

    隔壁……隔壁呀?!

    妊乔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回肚中。顺着声音的方向走到了牢房的一侧墙边。

    “我叫妊乔,今天刚被收押至此处,你是何人?”

    “哦,原来是妊姐姐,奴家名唤小青,已经被关押在此处一年有余了。”说完,便又嘤嘤哭了起来。

    妊乔砸了砸嘴,心道:你别老哭啊,哭的人得慌。

    “不知小青妹妹因何事伤怀?”

    妊乔靠着墙边蹲坐了下来,心想,自己闲着也是闲着,聊聊天打发下时间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