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岂是蓬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小人物
    每一个能留名千载的人物,必定有属于他的时代,或是受人敬仰,或是被人唾弃,他们都曾影响过这个不曾停留的历史。在东方一个古老的国度,一个充满血腥的江湖,和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每一个少年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

    雄鹰划过天际,长啸一声,转过悬崖消失在视野中。

    熙熙攘攘的集市,各种叫卖声,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背着行囊的任萧大步走在街上,东瞅瞅西看看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

    “走一走看一看了!碳烤秋刀鱼,闻一闻口水直流三千尺,尝一尝保证你忘记自己姓什么!”街边的烧烤摊吸引了任萧的注意。年轻的老板朝任萧笑着说:“小兄弟,来一串吧!保证你停不下来!”

    任萧指着烤架上的鱼问答:“老板,这是什么东西呀!”

    “嘿嘿,小兄弟,没见过吧!这可不是一般河里的鱼,是北海的鱼!在大陆一般是见不到的!”老板眨了眨眼继续道:“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海吧!”

    任萧摇了摇头问道:“那么远的地方是您是怎么弄过来的?”

    老板狡黠一笑道:“嘿嘿,不瞒兄弟,咱在北海有人,每年秋天都会从那边运小鱼苗回来,这都是在自家池塘长大的。因为大陆比北海暖和,所以这鱼也长得特别好。”

    老板摇了摇手里的鱼道:“怎么样?来两串?”

    任萧凑上去闻了闻,顿时口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老板,来十串!”

    “好嘞!你稍等!”

    不远处的醒梦楼酒馆中,另一位少年正伶仃大醉。

    “老板,快……快拿酒来!”银发少年独自一人喝的好不快活。“客官,您要的酒来了!”店小二望着桌子上白花花的银子,只希望他喝的越多越好。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少年喝的尽兴吟起诗来。“小二,再拿一坛来……”。

    任萧手里抓着大把的烤鱼大快朵颐,走到酒馆门口却见一银发少年怀抱着一坛美酒,口中唱着:“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跌跌撞撞走了出来。

    突然,从人群中蹿出一个手里拿着包袱的乞丐,

    朝他们冲了过来,“闪开,快闪开!”乞丐嘴里喊着,脑袋不时的往后看去。紧接着一群头戴草帽的人追了过来。

    “啪”银发怀中的酒被撞掉在地上,“啪”任萧手中的鱼也被撞掉在地上。

    正在飞奔的乞丐突然定在了那里,脚下的步子怎么也迈不出去。

    “小……子,我的酒”银发躺在地上死死地抓住乞丐的腿。任萧还没从眼前的状况中反应过来,就看见银发突然从地上弹了起来,紧紧的趴在乞丐的背上大喊:“酒,酒,酒,我的酒!”

    乞丐也被他缠住动弹不得,眼看后面的人就要追上来了,便对银发说了句:“得罪了!”,随后一把抓住银发的胳膊使劲甩了出去,银发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吃到这股力气,被飞了出去。正当所有人以为他要被狠狠的摔在地上时,那银发却顺手抓住酒馆门口的旗杆打了个圈又朝乞丐飞了过来。“好……力气,但是,还得还我的酒。”银发又一次紧紧抱住了乞丐。

    后面的人渐渐追了上来,乞丐见情况不妙,只好丢掉了手中的包袱背着银发跑了。

    “停,快看东西还在吗?”领头的人对手下说到。马上有人捡起包袱打开查看,然后对其说:“东西都在!”,领头的人道:“你带一部分人把东西带回去,其他人跟我继续追。”说罢,一群人分为两拨各行其事。

    任萧望着掉在地上的秋刀鱼,叹了口气又继续前行。

    初入江湖的任萧对一切都充满了兴趣,很快便忘记了刚才的事情。但是命中注定任萧必须与这两个人相遇。

    转过一个街角,任萧刚恢复愉悦的脸就阴沉下来,没错,他又看见了乞丐和醉鬼,两个人正在互相拉扯。

    “酒,我的酒”银发死死的揪着乞丐不放,后者则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挣脱他,“抱歉,下次再还给你”。

    “不行,我喝的正尽兴,我现在就要,那可是……是,我最后一坛了”。

    “兄弟,你看我像有钱的人吗?我有能力赔给你吗?”

    “不行,我就要,没钱……没钱,那你就去卖身,总之得给我赔酒。”

    “卖身,那也得有人能看上我呀!

    你要吗?”

    “我不要你,我只要酒……酒!”

    任萧看不下去了,上前对两人说道:“我说二位,这又是何必呢?不知道的以为你们那啥呢!”银发眯着眼道:“管你什么事!走开!”乞丐无奈的看了看任萧。

    “好吧!既然这样,我请大家喝酒吧!”

    ……

    “来,四海之内皆兄弟,我叫锋尚,先干为敬!”有酒喝的锋尚不再像刚才那般小气了,一口喝光了碗里的酒。

    “兄弟此刻这般豪爽,和刚才真是判若两人啊,小弟叶岚,刚才多有得罪了。”乞丐也举起了酒碗。“在下任萧,初入江湖!”任萧也一饮而尽。

    看着眼前两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少年,任萧心里莫名的生出一些好感,问叶岚道:“刚才那些人为什么追你?是你拿了他们的什么东西吧!”

    叶岚沉思了片刻,道:“不瞒二位,确实是我拿了他们的东西,但是这东西本来也不属于他们,我只是想把东西还给失主。”

    锋尚又给三人倒满酒,说:“没看出来呀!你一个小小的乞丐,竟然也知道行侠仗义,哈哈哈!”

    “哈哈,没你说的那么伟大,我只是看不惯那些坏人而已。”

    话音未落,突然门外一阵躁动,紧接着那群草帽便追了进来,叶岚见势不妙,对二人道:“两位兄弟,看来我得走了!”说着翻身便走。

    这一幕刚好被草帽头领看到,大喊一声:“你往哪里跑?给我给我抓起来,他的两个同伙也不要放过。”

    任萧和锋尚听罢,大吃一惊,各自心里暗骂,没想到喝个酒还喝出麻烦了,二人也来不及解释,跟着叶岚一路跑了。

    很快,三人在叶岚的带领下,成功的逃进了死胡同。

    眼看对方马上就要追上来了,锋尚喘着气道:“喂!我说,你不认识路吗?”

    叶岚尴尬一笑:“你说对了!”

    “什么?我去,早知道就跟着我跑了。”

    任萧看了看二人道:“现在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