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龙之星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画里雪中行
    翻阅各种典籍,研习琴棋书画,除了玄妙的恬淡宁静的状态,还给李天风带来了很多附加的好处。

    双眼越来越明亮有神,目力大大提升,头脑不但记忆越来越好,对典籍的理解能力,领悟能力,整理运算的能力,对周围环境变化的感知能力等等,但却没有为李天风带来最想拥有的提升修为的能力,改善资质的能力。

    尝试各种修炼功法,吸收炼化天地灵气的速度虽然略有起伏,但对于加快修炼速度的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李天风费尽心血,不但在修炼上没有任何起色,还受到周围很多人的指责和一起修炼的兄弟姐妹们的嘲笑欺辱。

    李天风除了修炼知识和理论丰富之外没有任何可以与其他人相比,因此,李天风开始了随手指出他人修炼误区,随口引经据典驳斥他人,甚至当堂与教授他们功法的四叔李景和发生争执。

    事与愿违,修炼知识比同龄人渊博,头脑灵敏,并没有任何人赞叹和羡慕,反而招来了无数嫉妒,嘲笑,指责和辱骂,这也是李天风主动向母亲张月兰提出不再进入李家学堂继续修炼的原因之一。

    沉醉于恬淡宁静的状态,李天风一直到深夜才放下手中的画笔,随手将书桌整理好。

    李天风略有些茫然的靠在自己的床上,明天开始不用再等休沐的日子就可以四处闲逛了,甚至可以睡一个大懒觉,不必挨四叔的训斥和兄弟姐妹的嘲讽,但李天风却感觉自己被整个家族抛弃了一样,不知道自己今后的生活该怎样继续。

    就这样按部就班的修炼肯定是不行,由现在开始到十六岁还有六年,李天风自己思量着即便今后把全部时间都用来修炼。

    只是六年的时间也只够他修炼到炼元境第四层,只能任家族把自己安排在家族商铺里做个跑前跑后的伙计,这绝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可是,不按部就班的进行修炼,李天风自己又没有更好的办法。

    这几年凡是能够接触到的功法典籍,甚至是普通人江湖武林中的各种功法武艺的书籍,李天风都认真翻阅过,甚至将自己翻阅过的所有典籍反复进行对比,看其中的相同和不同之处,虽然在理论上很有收获,但对自身的修炼来说,还是一筹莫展。

    翻了个身,李天风放松下来,既然暂时解决不了,就先放下,好好休息,趁着这段自由时光,到繁华的东州城去见识一下。

    ……

    第二日清晨,李天风早早起来,洗漱完毕后将自己剩余的所有钱财装好,出门来到母亲张月兰的房门前,不出意料,母亲昨晚并没有住在这里,自从突破了筑元境中期,成为一名筑元境后期修为的修士,张月兰生活的重心更多的放在了修炼上,现在应该在李家天地灵气最浓郁的后山洞府里修炼。

    没等李天风出门,从万妖城随母亲陪嫁过来,依旧是母亲的贴身丫鬟张欣竹出现在李天风身边,微微躬身后笑道:“风少爷,夫人昨天晚上吩咐,这段时间由我来照顾你的起居饮食。”

    李天风眼神一亮:“哦?欣姨,我娘有没有给我留些银子什么的?”

    张欣竹比李天风的母亲张月兰还小一岁,炼元境第八层修为,但看起来已经是三十几岁的妇人模样,身材丰腴,白白胖胖的,闻言,笑呵呵的说道:“夫人知道风少爷喜欢买书,特意给风少爷留了五枚下品灵石花用。”

    五枚下品灵石相当于白银五千两,黄金五百两,对于十岁的李天风来说相当于一笔巨款了,以他现在的年纪和修为,要十个月的月例钱才能攒够一块下品灵石,但对于李天风想要买的更高等级的功法典籍来说就只是杯水车薪了。

    聊胜于无吧!毕竟前两年曾经为了李天风购买典籍,张月兰夫妻也曾以各种理由说服族长动用家族财富,花费过几百下品灵石购买过典籍,虽然只是让李天风翻阅借鉴,最后都进入了李家的藏,但所购买的典籍可都是李天风亲自挑选的,十分可惜,几乎没有任何作用。

    这次能够给李天风留下五块下品灵石花用,还是张月兰为了照顾李天风低落的情绪,否则,李天风就只有自己手里的几十两银子可以动用了。

    “哦,欣姨,我想到东州城里逛逛,你陪我去吧?”

    “好,夫人的意思也是让风少爷休息几天,散散心。”

    “那就出发吧!”

    两人出了院落,在李家占地广阔的庄园里走了一段时间,来到车夫们的院落,这个时间李家的少爷小姐们都已经开始修炼了,用到兽车的人不多,院子里还有几个车夫百无聊赖的聚在一起聊天。

    张欣竹招呼一声,几个车夫探探头,看到了李天风和张欣竹,修炼资质奇差的李天风几乎是可以忽略的,没人愿意伺候,如果不是李家嫡系的子孙,他最终的修为都不一定有这几个车夫修为高。

    但张欣竹可是二少夫人身边的红人,经常出入庄园,看到她,立马有个年轻车夫,小跑过来,殷勤引领两人上了一辆一级中阶妖兽马鹿拉的兽车,快速的驶出李家庄园,向着两百里外的东州城飞奔而去。

    李家人出行有好几种方式,最快的当然是族长驾驭他的极品飞行法器飞行了,其次的是如同李天风父母一般修为的筑元境修士,驾驭各种飞行法器飞行。

    再次的就是炼元境甚至普通人也可以驾驭的飞舟或浮车,既快速又舒适,只不过需要镶嵌灵石做为动力,不用任何花费的便只有略显颠簸的兽车了。

    不到两个时辰,兽车驶入东州城,李天风曾经来过东州城数次,对于东州城宽阔的护城河与高大无比的城墙已经没有什么兴趣翘首观望,坐在兽车里一边想着如何才能最大限度的利用五枚下品灵石的价值一边吩咐驾车的刘二直接奔东州城的鬼市。

    鬼市只是俗称,都是些临时摊位,摊主绝大多数都是散修,还有一些普通凡人拿些偶然得到的物品或者是祖传之物来到这里摆摊售卖,所以鬼市所售的物品新旧都有,鱼龙混杂,想要买到合适的东西,非常考验眼力。

    李天风以前来东州城都是跟随长辈一起,除了去过坊市,转过东州城几个最大的店铺,还没有去过其他地方,只是听母亲张月兰无意当中提到过鬼市的传闻,总共财产只有五枚下品灵石和几十两银子,如果去坊市的店铺,恐怕什么东西都买不起,李天风这这才决定到鬼市去碰碰运气。

    东州城东西六十里,南北也有五十里,一个时辰后,兽车才终于停在鬼市街的入口,找了一家小饭店,三人简单吃了一些东西,刘二就在兽车上等候,张欣竹随李天风走进鬼市。

    由于已经是午后,街上的人并不多,这时的鬼市显得有些萧条,三三两两的摊主聚在一起聊天,还有的摊主盘坐在自己的摊位后自顾自的修炼,甚至有的摊位无人看守,摊主都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李天风兴致勃勃的东瞅西看,遇到有出售功法典籍的就会随手翻看,虽然有些书,即便不买下来,李天风也能一字不差迅速背下来,但这些功法除了功法属性和修炼方式略有不同之外,都是一些市面上炼元境最普遍的修炼功法,借鉴的意义不大。

    而其他物品,如各种品类,不同品阶的法器,丹药等,虽然大多是二手货,但有很多都是李天风很眼馋的东西,只是摸摸钱袋,想想只有五枚下品灵石,李天风只好装作并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向前走。

    夕阳西下,两个多时辰后,李天风已经逛了大半个鬼市,还是一无所获。

    倒并不是看不上,主要原因还是买不起,稍微看上眼的东西都不止五个灵石,而价格合适的大都是残次品,法器的残片,低劣的丹药,没有一样东西是李天风能够下定决心购买的。

    眼看天都要黑了,有不少摊主都开始收拾,准备收摊了,李天风也准备再看几个摊位就打道回府了,正在这时,他看到一幅摊在摊位上不起眼的画。

    这幅画一看就有些年月了,只有不到一尺见方,绘制在兽皮制作的灵纸上,本应雪白的灵纸满是岁月留下的焦黄,好似风一吹就会碎成一地的纸屑。

    画作看起来也平平无奇,一个背影萧索的人走在漫天雪花之中,身后厚厚的雪地里留下一串清晰的足印。

    李天风本没有在意这幅画,只不过画作独特的画风吸引了他的目光,不免多看了几眼,结果竟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一股力量要将李天风吸进画中世界一般,李天风不由得凑到摊位前,蹲下身子仔细端详起这幅画来。

    微一凝神,李天风惊异的发现自己竟然真的出现在漫天大雪中,使劲揉了一下眼睛,真的是在大雪纷飞的雪地里,只穿着单衣的李天风感受到彻骨的寒意,而画中人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缓步前行。

    李天风赶紧追了上去大声问道:“前面那位前辈,这里是什么地方?”

    画中人好像并没有听到李天风的话,依旧不紧不慢在雪中缓慢前行,李天风急急追赶,可是奇怪的是,不管李天风如何努力快速追赶,却始终无法追上画中人不紧不慢的步伐。

    突然间世界崩塌,李天风好似掉进无边深渊,浑身一颤,猛然回到现实,原来是张欣竹一边摇晃着他的身体,一边急促的呼唤他:“风少爷,风少爷,你怎么了?风少爷,风少爷……”

    深吸了一口气,李天风推开张欣的手,笑着说道:“欣姨,我没事,你怎么了?”

    张欣竹看到李天风恢复了正常,拍了拍丰满的胸脯,松了一口气道:“风少爷,你怎么看了这幅画半个时辰?还总是哆里哆嗦的?可吓坏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