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锦上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深以为然的真相
    连着几日苏璟妍都被阿娘拘在屋里练字。

    姜氏自己却出门得频繁,今天窜东家明天窜西家的。

    这天苏璟妍终于逮到机会出门。

    家里来了一位素不相识的中年妇人,却直言找她阿娘姜氏说有重要的事情相商,偏巧阿娘去了赵二虎家窜门,所以苏璟妍理所当然要去赵二虎家把阿娘叫回来。

    走到半路却被6大栓叫住了。

    6大栓凑近神秘兮兮道“听说了没有?上次我们去镇上那天,锦衣卫的确来过,抓了好几个镇上开杂货店的掌柜…”

    “啊?真有这样的事?”苏璟妍瞬间睁大了眼睛,那天她原本因为好奇才去镇上看锦衣卫的,没想到锦衣卫没看到却遇上了龙潇,这才有了后面的老虎山之行。原来锦衣卫真的出现过啊,还抓了人…

    “他们抓杂货店的掌柜做什么?”苏璟妍好奇问道。

    6大栓摇摇头,“谁知道?不过昨儿又听说玉城大牢走水,被抓去的几个掌柜趁乱被人救走了,眼下锦衣卫们正在大肆搜捕呢。”

    这下苏璟妍更加好奇了,几个杂货店的掌柜而已,锦衣卫为什么要抓他们?又是什么人,费那么大的劲不惜火烧府衙大牢也要救走他们?

    难道他们曾经是江洋大盗?如今金盆洗手改头换面藏匿在猫儿镇,却悲催地被锦衣卫现了…那老虎山上的那些银票和金条…

    不怪苏璟妍喜欢脑补,实在是她前世肥皂剧看多了,此时身临其境难免多想了一些…忽然觉得这古代生活其实也蛮有意思的。

    两人正说得起劲,那边小径尽头姜氏已经匆匆走了过来,见到女儿不由眉头一皱,“不是让你在家练字么?怎么偷偷跑出来了?”

    6大栓见状赶紧朝姜氏行了礼,慌忙告退。

    对于虎头寨上的乡邻来说,不管男女,对姜氏这个寡居的女人似乎都存着敬畏之心。

    孩子们打小就被教导着要对阿妍好,更要对姜大娘敬重,久而久之但凡姜氏出现的地方,少年少女们就有些惶恐和不知所措,生怕惹了她不高兴回家挨爹娘的训。

    苏璟妍早已见怪不怪了,当下朝6大栓挥挥手,才扭头回阿娘的话,将家里来客人的事情说了。

    姜氏抿着嘴哦了一声,对她点点头,“那你去地里摘些新鲜的蔬菜回来,顺便去招娣家一趟,借点他们家的熏肉,总不能怠慢了客人。”

    苏璟妍明知姜氏这是将自己支开呢,看来她与家里的那位不之客肯定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谈,但是凭什么不让自己知道啊。自己也是家里的一员,有知情权嘛。

    姜氏似乎瞧见了她的不乐意,轻声道“听话…以后等你再长大一些,阿娘会将所有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你,但不是现在。”

    苏璟妍只得不情不愿地应了。

    姜氏看着女儿走远,才急慌慌地往家里赶。

    屋里的妇人早等得不耐,此时正站在大门口不停地踱步搓手翘以盼。

    姜氏见着她神情微变,忙疾走几步迎了她一起进屋。

    两人来到最后一进院子的厅堂里才刚坐下,妇人便焦急地开口,“不好了,锦衣卫已经查到崔家头上了,崔老爷很有可能暴露…”

    姜氏神情还算淡定,摆了摆手道“不怕,我已经想好应对的法子了…对了,去查一下,四殿下秘密来到玉城,究竟所为何事?”

    “什么?龙贤妃的儿子来了玉城?”妇人似是吃了一惊。

    姜氏嗯了一声,“他不但来了玉城,还上了老虎山,听说是为龙贤妃寻药的,谁知道究竟来干什么。”

    妇人更加惊讶,“那,他现什么了吗?”

    姜氏沉吟一会摇头,“应该没有。这两天忙晕了,还没来得及去那边查看呢。”

    “那得早点过去看看,万一被他现什么,也还来得及描补。”妇人忧心忡忡,眉间皱得紧紧,抬眼瞧着姜氏,“那崔家的事……”

    姜氏忙道“你别管了,让龙家的人去操心…”顿了顿,“你只管将钱掌柜他们照顾好。”

    妇人颔。

    姜氏瞧了瞧厅堂外面,叹了一声气,“以后没要紧事就别亲自来了,寨里也不全是自己人,万一露了形踪…”

    妇人忙道“不会不会。这次钱掌柜他们出事得突然,一时半会儿也没想好找谁来传话,所以才亲自来的。”

    姜氏道“以后有什么事,让刘大夫稍话就好。”

    妇人点头道了声好。

    姜氏又道“既然来了就在家里吃过饭再走吧…阿妍这孩子,最近有些不对劲,好象忘了很多事…”

    “怎么回事?是失忆了吗?”妇人惊讶中带着几分焦急。

    姜氏抚了抚额,皱眉,“还不清楚,等我弄清了原由再给她细说,你呆会可别在她面前露出马脚,那孩子精明着呢。”

    妇人更加惶急,“这可如何是好?好好的怎会失忆了呢?没找大夫给她看看吗?”

    姜氏面色几分为难,犹豫一瞬道“不敢找哇,当时她不顾我的劝阻去了老虎山,不但现了那本书,还现了潜藏在密室里的图书馆……”

    妇人神情顿时大变,“她现了?”

    姜氏点头又摇头,“幸好当时小白在场,出虎啸将她震晕。后来我赶过去将她带回,三天后醒来就这样了。”

    妇人沉吟一会道“这么说,其实没了记忆还好,若让她记起那些事,只怕又要多费唇舌。”

    “那样匪夷所思的事要怎么解释?你我除非亲身经历,否则又怎么敢信?”姜氏无奈道。

    妇人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正说着话外面荷苗的声音传来,“婶子,饭菜已经做好了,请客人入席吧。”

    姜氏扬声道这就来,接着站起身。

    妇人也跟着站了起来,脸上堆满笑容,与姜氏挽着手有说有笑地往前面厅堂走去。

    待二人的身影消失在院子尽头,苏璟妍才蹑手蹑脚地从先前两人说话的厅堂后边的后罩房里走出,脸上神情震惊无比。

    靠,原来自己是个穿二代!

    心心念念所要找的老乡竟然是自家娘亲!

    她刚才从后院翻墙进的后罩房,来得迟了些,并没听全她们的谈话,可最后的只言片语已经完全能够让她确定这一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