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仙道无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章 暗中给予的惩罚
    宁尘这次来源河镇看得见的最大收获便是背后的一柄次灵兵。因为宁尘已是器宗的客卿,巢潜大方的送给了他一个价值不菲的剑鞘。

    有剑不知如何使用是最大的悲哀,宁尘以前并无学剑的基础,搜遍了无名僧的记忆也没有发现任何剑道法门。

    因此,宁尘只能前往武馆淘了一本《剑道基础十三式》,以期学习一些剑法的基础。

    事实上宁尘的做法也没错。

    天荒之前的上古人族,天生就是灵极境界,使剑耍抢,控御五行阴阳,皆有其法。然而自从虚元万界血隐大阵施展以后,人族天生便体质孱弱,体内更是灵气稀少得可怜,根本无法施展那些法决灵术。

    在长达九万年的历史中,在那些个灵气稀少得可怜的时代里,无法解封自身血脉的人们,逐渐衍生出了以手脚兵器防身杀敌的手段。

    是为武术!

    因此,在灵气解封程度未达到十之前,武术仍然是对敌的主要手段。

    从基础剑法学起,虽然不能与修习剑术几十年的大师相比,但是可以使得宁尘对于自己力量的掌控更为精确。

    而且,身怀剑灵气者,天生亲合剑道,对于修习剑术,想必会有极大的助力。

    回到清溪村后,宁尘便在村子后山无人处苦修剑术。

    上次去源河镇时他发现,购买的普通肉食和粮食根本难以满足自己的要求,只有是充满一定灵气的食物,方可缓解饥饿之感。

    因此练剑之余,他会沿着清溪而上到大山中猎取食物。

    虽然对自身的实力有着自信,宁尘却并没有过于深入大山之中,在这个灵气复苏的时代,山中的猛兽也更恐怖了。

    而在与猛兽厮杀之时,宁尘则刻意压制了自身的力量,只运用剑术与其厮杀。

    在这种情况下,宁尘的剑术进境可以说是一日千里。

    村子处于这群山环围之中,自然有许多异兽来袭,但都没能超出宁尘的应付范围,因此被他在暗中一一解决。

    而作为村中的第一首富李老财,在知道清溪村疑似隐藏着一个高手之后,竟然在村里贴出告示,要招揽这神秘高手作为其贴身侍卫。

    宁尘不予理会,在他为李老财帮工的时候,清楚的知道李老财是何等的恶毒,现在没有找他的麻烦都算好的了,还去保护他,想得真是太美好。

    当然,李老财绝不只将自己的安全拜托于这村中隐藏的高手身上,在修书一封给了在龙澜域府城的大儿子后不几日后,便有十余个身着黑色玄甲的士兵来到清溪村。

    宁尘暗中观察后便是一惊,那些士兵竟然都是蜕凡境一重的好手,也就是说都将血脉解封到了一重。

    看来李老财的大儿子在龙澜域的势力不小,竟然能调动解封蜕凡境的士兵来保护自己的老爹。

    “原来,这个世界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

    李老财望着面前的十五个黑甲卫士,其中的的头领正弓着身请求吩咐,他的心情不由得大好,世界异变又如何,灵气复苏又如何,我李家还是长盛不衰。

    他对这些人倒也客气。安排他们舒舒服服的住下了。

    让宁尘气恼的是,李老财极为自私,在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力量后,竟然在异兽袭村的时候不做表示,似乎只要他自己没事就好。

    宁尘打算给这个自私的土财主一点颜色看看。

    李老财的家位于村子的西面,虽说三十六房姨太太不都在此处,但是加上一干仆人丫鬟等人数还是不少,因此李家大宅的占地极为宽广。

    宁尘在山上降服了一头体型是普通野猪三倍的野猪王,直接扛着这个大家伙进了李老财居住的院子里。

    李家大院顿时鸡飞狗跳。

    借着茫茫夜色,宁尘隐伏在高高的院墙之上,在野猪偏离正确方向欲追赶其他人的时候,他便暗运劲力用石子打在野猪身上使其调整方向继续追赶李老财。

    那十余位甲士反应不及,失了先机。

    这野猪王的实力极为强悍,若是不结为战阵,他们很难击败,更何况此刻还要保护李老财。

    但将军的军令犹在眼前,若是李老财有了什么闪失,他们绝对会受到很严厉的处罚,因此一个个都拼了命的挡在野猪王眼前。

    然而,发狂后的野猪王岂是好相与的,一众甲士纷纷被顶翻在地。

    这却使得李老财更为惊慌,眼见野猪王不断的接近自己却避无可避,这位惜命的土财主内心惊恐而后认命般的闭上了眼睛。

    “孽畜敢尔!”

    一声断喝,甲士统领长刀在手,从一旁跃出,势大力沉的一击竟然将野猪王的獠牙斩断。

    “不要慌,结阵对付这畜生。”

    剩下的甲士立刻围了过来,长刀纷纷拔出与野猪王对峙,而伤者也都鼓起力气爬进了房内。

    “攻击,游走骚扰!”

    在统领的命令下,一干甲士开始围绕着野猪王奔走。

    噗嗤!

    野猪王打了一个响鼻,认准了一个甲士便冲了过去。

    那被野猪王锁定的甲士略有慌乱,却中规中矩的摆出防御的架势。

    而其余人,则趁野猪王背后露出空当的时候极为迅速的拉近距离,在野猪王的背上留下了一道道的口子。

    那被锁定的甲士并没有迎来想象中的重击,赫然是野猪王受到攻击又转移了目标。

    甲士的反应倒也迅速,立刻加快游走的速度,伺机给野猪王一刀。

    宁尘在墙上看得直摇头,野猪王的智力还是有些堪忧,注定要死在甲士的合围之下。

    这场战斗已经没有看下去的必要了,宁尘从高墙之上一跃而下。

    ……

    此战,除了将李老财吓得半死之外,也探明了甲士们的大概实力。

    同在一个村子里,若是以后起了冲突,宁尘能够占据先机。

    宁尘心里,隐隐约约觉得自己与李老财迟早会有冲突,也势必会与甲士们发生战斗。

    李老财真的是怕了,平时有那神秘高手将袭村的异兽击杀,他并没有真切的感受到恐怖。

    今天虽然没有被那野猪王撞到,却也等同于在生气关头有了一遭。

    他有了离开清溪村的想法,这山野乡村实在是太危险了,即使有强大的甲士保护他也难以心安。

    只是,现在还不能走,那大儿子所说的大人物还没有到来,他必须在这里配合。

    李老财心中不由得幽怨起来,信上所说的大人物,前不久就说要到了,如今却还是不见踪影。

    要不是大儿子的信上着重强调了这大人物对于李家的重要性,李老财绝对拔腿就走。

    但,那是比他性命还要重要的人物,自己,必须理性处理当前的处境,耐心等待。

    一夜就这样过去,李老财心中思绪百转,宁尘暗中带给他的恐怖使得他彻夜难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