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仙道无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章 你们不配让我忍!
    王晃和黑袍来到柴房,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宁尘竟然玩了这么一出,暗卫不是禀告说他受伤了吗?怎么还敢回来。

    他和黑袍都有些恼怒了,这是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啊!

    “你我亲自动手,将这家伙擒来!”黑袍开口,眼中有着凝重,在遭受暗卫的偷袭下还能逃走,实力肯定不在自己两人之下。

    “大人不必亲自前去追逐,我有一计可叫宁滔天家的那个贱种自投罗网,我们只需坐等他来送死即可!”

    “哦?”

    王晃看着从屋子里走出来的李老财微微挑眉。

    “大人有所不知,那宁尘的父母宁滔天和于婉曾外出经商有所成就,他家那时也还算是富庶,但可惜他那死鬼父母不知好歹,挡了我的一些财路,因此被那青龙岭的那群热心好汉替我解决了。”

    “这么说,你算得上那小子的杀父杀母仇人?”

    李老财笑得脸上皱纹横生:“做生意嘛,免不了要用些手段,大人也是知道的。”

    黑袍一声嗤笑,显得不屑一顾。王晃倒是露出了一个莫名的笑容:“不愧那家伙的老爹,心都是一般的黑。”

    既然如此倒是好办,王晃略微沉思,随即叫了一个暗卫前来。

    不多时,一道白帆挂在了李老财家的屋子之上,上面赫然写着“宁滔天于婉为我所杀!”

    宁滔天是宁尘的父亲,于婉则是宁尘的生母。

    “那家伙看到这个若是还能忍住,我倒是佩服他是个人物。”

    “嘿嘿,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他若能隐忍倒是怪了,况且,他似乎对于自己的力量很是自信,在受伤的情况下还敢潜伏回来杀一个回马枪。”

    王晃和黑袍都十分自信,料定了宁尘看到这悬挂的白帆会克制不住硬杀进来。

    陡然王晃从身上摸出了一个太虚灵晶,灵晶此刻正在闪烁。

    “暗卫总堂有消息传来。”

    王晃将一丝灵气注入灵晶之中,暗卫总堂传来的消息霎时间以精神波的形式传递在脑海中。

    在接受完这条信息以后,王晃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

    “怎么回事?”

    “你拿出灵晶来一看便知。”

    “想不到器宗的能量竟然这么大,发现了一个不知名的传承秘境。”

    “那个秘境虽然不是我们龙澜宗的传承秘境,但器宗此举,可算得上是在我们的地盘上抢食了。”王晃恼怒道。

    “传讯域主,请求出动八百龙澜卫,另外赋予我等调动东林县驻军的权利!”黑袍与王晃商量道。

    他看着高扬的白帆,嘴角露出了残忍之色:“正好连这个跳梁小丑也一并收拾了。到时候再收割他身上的造化,说不定可以再得到一个秘境的消息。”

    “也让器宗那群打铁的知道谁才是这龙澜域的主人。”

    龙澜宗内,此刻有两股力量,分别是龙澜卫以及暗卫。龙澜卫由军中将领统帅,善于群战,而暗卫的单体实力偏高,主要负责打探消息以及小股作战。

    王晃是军中的统帅之一,此刻既然涉及到势力不弱的器宗,那么出动他所统领的一部分龙澜卫最为合适。

    宁尘救出林柱母子后,其实并未撤离,他让如风送林柱母子先往山上的木屋转移,而他则留在暗中窥探,打算摸清李老财家中的龙澜宗隐藏的所有的实力。

    他心中虽然杀气汹涌,但却不失理智。

    突然,一道白帆从李老财家中升起,上面似乎写着什么。

    白帆被风吹得扬起,宁尘刹那间看到了“宁滔天于婉”几个字。

    “我父母的名字?”宁尘在心中疑惑,下一刻所有疑惑都变成了滔天的愤怒,只见风扬起帆尾,所有的字在刹那间清晰可见。

    “宁滔天于婉为我所杀。”

    “静!”

    宁尘轻语,强迫自己安静下来,父母死去这么多年,仇恨早就被他死死的压在心里。如今只不过在刹那间被勾动。

    不能让仇恨影响自己的判断!宁尘咬着牙关。

    只是,虽说强迫自己不想,但父亲宁滔天宽大的背影、母亲于婉温柔的笑容却不由自主的在脑海中浮现。

    那一幕幕温馨的画面,陡然被红色鲜血覆盖,宁尘杀意陡然汹涌。

    “是土匪山贼,还是地主老财?亦或者两者都是。父亲母亲,孩儿今日要将他们杀个干净,以告慰你们的在天之灵!”

    宁尘黑暗之中趴伏着,泪水混杂着记忆滴落。

    “里面的这群杂碎也配让我忍吗?”

    一股暴虐嗜杀的念头突然涌上了他的脑海,覆盖了关于父母的回忆。

    他拔出了背后的冰漓长剑,先前被伤到的右手在本源灵力的滋养下此刻已经几乎痊愈。

    他站起来,径直朝着李老财的家走去。

    “谁?”守在门前的一位暗位喝道。

    “是他,你竟然敢回来?受死吧!额……”

    另一名暗卫认出了宁尘,举刀向前杀来。宁尘长剑又一次掷出,贯穿那名暗卫的胸膛后钉在了后面青石板间的缝隙里。

    他的双腿陡然发力,在掷出长剑的刹那向前奔行,首先发现宁尘的暗卫只见冲上去的家伙下一刻就被长剑贯穿,一身冷汗在刹那间被全部惊出。

    宁尘的速度何其之快,更遑论此刻有大量的本源之力灌入了双腿之中。

    只在刹那间,他就掠过长剑与自己相隔的距离,毫不费力的将冰漓剑拔起,此刻已经来到了另一名暗卫之前。

    一剑枭首,这名暗卫死得比前者痛快。

    “滚出来!”

    宁尘怒吼,将大门一脚踹开。

    “狂妄!”

    一声冷喝从门后响起,在大门倒下的瞬间一抹寒光袭来直指宁尘的咽喉。

    在这一刹那间,宁尘看到了那袭击者眼中的专注,似乎此一剑,注定要命中自己。

    宁尘心中陡然涌起“剑出有敌”的感悟,冰漓剑长剑迎着那抹冷光而去。

    钉……

    冰漓剑剑的剑尖在震颤,似乎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力量。

    宁尘毫不犹豫,本源灵力瞬间涌入剑体。

    黑袍眼见宁尘竟然与自己硬碰硬不由得一喜,自己的黑煞剑是从一古洞中得来,锋芒虽然稍有不足,但剑体极为坚硬。

    冰漓剑剑尖与黑煞剑相撞,果然处于下风。

    但下一刻,黑袍陡然感觉到一股力量加持在了对面的长剑之上,黑煞剑虽然仍旧能够抵挡,但那股巨力却将自己的手腕震得松开。

    宁尘得势不让,果断的变刺为撩,将黑煞剑打落在一边。

    旋即又极速突进,赫然又是一招剑出有敌。

    黑袍心惊,感觉到自身的气机都被宁尘牢牢锁住难以挣脱。

    “竖子休狂!”一声大喝,一杆长枪从侧面压下,欲将长剑拍落。

    宁尘似乎眼里只有黑袍,依旧向前刺去。王晃心中轻蔑之色一闪而过,宁尘如此应对,不仅难伤黑袍,自身的兵器也要被自己拍落而后陷入危机。

    “去!”

    又向前刺了些许,在长枪即将拍中长剑的瞬间,宁尘变握为掌,将长剑向着黑袍拍去。

    而后丝毫不停,避过了王晃扫来的长枪,却将先前拍落的黑煞剑捡起。

    黑袍虽说有王晃前来相救,却也一直不敢大意,但无奈,宁尘的长剑一直锁定着他的气机。

    在长剑被拍出的刹那,他才感觉到全身一松,竭力躲避之下还是被冰漓剑刺中左胸。

    王晃心中又怒又惊,这小子的实力超乎了他们的想象,竟然在那种情况下还能伤到与自己同层次的黑袍。

    要知道他们俩得大量资源供应屹立于蜕凡六重已经许久,即将推动血脉解封到七。

    一众暗卫以及甲士围了上来,皆不敢大意,眼前此人,大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