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则之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得失间片刻不由人
    话分两头,高琪自拜托毛杰师弟后便径直回了家中。

    他给杜辛写的那封信也不全是诱骗之词,这一日也是在家中暗暗安排好了一切,只待第二日一早便和家仆一起去城外等候杜辛。

    凭他对杜辛的了解,杜辛平日里卯初起床,到达药堂仅需一刻,毛杰师弟会在卯时中到达药堂,杜辛看到信到赶到城外仅需半个时辰,自己在卯时末在城外等候就可以了。

    但是高琪不知道的是毛杰误会了他的意思,竟然提前送了信。更没想到的是回家便被他父亲高陵给叫了过去。

    “琪儿,不知你今日和高湛他们商议些什么啊?”高陵看到高琪回家便把他叫到了身边问道。

    “回父亲的话,我是问了湛叔他们这次外出的经历,也好丰富自己的见识,让父亲费心了。”高琪对杜辛随意,但是面对他父亲却是不敢逾礼半分。

    毕竟越大的家族,礼节会越多,或许有人说这是繁文缛节不遵循也罢,但是却不知道,规矩诚设矣则不可欺之以方圆,没有规矩只会越来越乱。

    或许高琪父亲年轻时候也是跳脱的年青人,但是一旦他成为家主,便不可以将规矩置之不理,这的确有和人性相悖的地方,但是为了家族日常的正常运转,其中的得失却需要其本人来衡量了。

    有人舍去别的一切,只求自己豁达,这没有错,有人舍去自己求家族昌盛,这也没有错。

    “高琪!”高陵突然气愤的拍桌站起:“你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老实说!”

    “我真的没有做什么,如有错处,还望父亲指出,我一定改。”高琪虽然害怕,但是也不想丧失一个机会。

    也不想出卖高湛,他知道高湛不会出卖自己,或许父亲只是诈自己。

    “你是少爷,有人帮着你,可是别忘了我才是家主,那巨猿是怎么回事?你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高陵听了高琪的话不怒反笑。

    “父亲,我就是想,可是我还没去啊?这有什么错啊?”高琪仍在狡辩。

    “那好,既然你说不去,那明日你就呆在家里吧,药堂那里那我亲自去向蒲老告知,可好?”高陵坐下喝了口茶,淡淡的说道。

    “那怎么行呢,我还要和师兄学医呢,最近药堂那里特别忙,父亲,你放心,我肯定不去的。”

    高琪不想被关在家中,毕竟师兄明日可能会出城,自己就算不能去大战一场,也能借着采药之名去赤山抓些野味,不能让师兄白白出去一次。

    “好,好,既然你没这个心思,我且信你,但是为防万一,明日起我会让高然跟着你,你下去吧。”

    高陵对高琪说道,毕竟高琪也没有真的去不自量力,他也不能真的惩罚什么。但是找人看着他还是你能做到的。

    “就不必麻烦然叔了,我自己可以的……”高琪还没说完就看见自己父亲已经走远了,便知道自己明日恐怕连狩猎都不能了。

    只能明日早点去药堂了,这样师兄便不会知道那封信,也不会白白以为自己诳了他。

    哪知道第二日一早高琪去药堂没有见到杜辛。

    正自好奇间,便见到毛杰走了过

    来说道:“高师兄,你那封信,昨夜走后我怕误了你的事便给杜师兄送了过去。”

    “你昨晚便送了过去?”高琪高声道,心想坏了,便直接道:我出去一下,你告知林师傅一声。”

    说完便飞快的跑了出去。高然一见高琪走远便也运气追了上去。

    然而到了城西杜辛的家后高琪却发现根本没有人,心想师兄可能去了城外,便径直向城东奔去,待到了城门正待出去却被高然给拦了下来。

    “少爷,老爷吩咐你不能出去。”高然气喘吁吁道。

    虽然他比高琪真气高些,但是却年龄大了许多,这一番折腾却也差点支撑不下来。

    “然叔,我……我去寻我……师兄,他怕是昨夜就去了赤山,现在,现在还在等我。”高琪也比高然好不了多少。

    “昨晚?他一人竟然敢上山,夜间山间野兽、精怪许多都外出觅食,就是我独自一人也恐怕难以全身而退,他真敢去?”高然惊奇道

    “我的师兄,我了解,他看到我的信,肯定会去阻拦于我。”高琪没有半分怀疑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陪少爷一起去,路上也好有个照应。”高然也不敢耽误了时间。

    可是令高琪失望的是他几乎将以前自己和杜辛常去的地方翻遍也没有找到杜辛。

    直到日落林间看不清后才在高然的提醒下低落的返回央镇,他想到或许师兄找不到自己已经回返了也不一定。

    谁知道返回时候到处寻找师兄也不在,不在药堂,不在家中,这三年高琪几乎和杜辛是形影不离,他知道杜辛除了这几个地方外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但是都寻找不到人后高琪一下子不知道怎样是好。

    待到无所适从时候才想起不愿想起的事实,恐怕师兄昨夜已经丧身赤山。他悔恨的只想废了自己,但是仍不愿接受这一切。

    第二日高琪带家中所有能带的人一起寻找赤山,仍无果。

    第三日仍无果,杜辛就这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第四日……第五日……

    第六日高琪一早就到了药堂,看了一遍后便走进药堂后师傅的住所,看到林师傅也在和蒲老一起看着什么。

    高琪走进一看是师兄的画像,画像里面师兄正神采飞扬的看着太阳,熟悉的样子好似昨日。

    高琪一下子就跪在了师傅面前痛声哭道:“师傅,我害死了师兄……”

    “一切都是注定的,没办法改变。”蒲老这几日已经知道高琪在寻找杜辛,也通过毛杰、高家知道了事情的始终。

    蒲老轻声说完,站起来扶起高琪,泪水也流了一脸,吃力的说道:“你师兄还没有去。”

    “师傅,我都找遍了,真的找遍了。”高琪双眼仿佛都没有了灵魂。

    “还没有去!”蒲老用力的喊出,随即坐下看着赤山的方向吃吃的呢喃道:“辛儿,你要一路小心……”

    与此同时在杜辛的家中,一个老汉坐在房顶看着赤山的方向,喝着酒,一脸的沧桑,也一脸不舍的道:“辛儿,一路小心……”

    在城外梁彬的村里、在赤山附近、在百里外、千里外、万里外的深山中也传出几声叹息……

    时杜辛正在赤山山腰的山洞里,他突破了神湖后耳目较前有了很大的进步,能听清楚既往听不清的声音,能看见平日里忽略的事物。

    这不他再次走进山洞里,本来是想等高琪的,却看到山洞里面石壁上有些许光亮透出,这也是外面太阳还没有彻底亮起来,山洞里面还有些黑的缘故。

    杜辛好奇的走近石壁,捡起块石头敲了两下,竟然发现是空的。

    这让他有些好奇,又有些迟疑,这里自己和高琪来了许多遍,前前后后也敲了几次,怎么以前就没有发现是空的?

    莫非有什么穿山甲之类的精怪把山给挖空了?可是为什么又有亮光呢?

    杜辛想着自己现在较以前强了许多,真的遇到单个的精怪也能与之一斗,最不齐也能保命。

    听梁彬大哥提起,只要不是炼元境之上的妖兽,别的妖兽神湖境的武者就算不能战而胜之,也能周旋一二。

    除非有些是天赋异禀或是上古妖兽的后裔,但是赤山自己来过许多次,这些传说中的妖兽肯定没有,不然,梁彬大哥的村子靠什么过活?

    想到这里,杜辛便运转真气用力的打了出去,用的还是秘卷上的招式,这些招式开穴的威力更胜过与人争斗,但是自己却不会那些技法,就连高琪也所知不多,仅仅会家传的秘法,这些杜辛却是不会去学习的。

    连着打了十几拳,石壁被杜辛轰开了一个人形大小的洞口。

    大开的刹那洞里面的亮光便照射了出来,一瞬间杜辛竟然不能睁眼,待过来有十几个呼吸的时间,杜辛才适应了洞里面的亮光。

    “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个洞中洞”杜辛想到,随即举目望去,里面墙壁上不知是涂得什么东西,闪闪发出白光,有些蒙昧的样子,觉得看不清楚。

    杜辛等了片刻,待确定没有毒后便走了进去,一步踏出后他觉得整个身子蓦然的晃了一下,让杜辛有了一瞬间的失神。

    如果不是杜辛凝聚神湖灵觉较前有了进步还不一定能感受出来,但是现在杜辛却明明确确的知道这的确存在,回过神后再看向洞中,刚才的蒙昧感觉不见了。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杜辛回头看向原先的山洞。

    不知是天刚亮还是因为新发现石洞里面的亮光,原先清晰的路途,竟然变的不清,原先空旷的石壁反而变得有些变得狭小,再仔细看去却发现两边的石壁在移动。

    “不好。”杜辛大叫一声便想向回赶去,想跑出山洞,谁知刚准备动身,刚才的人形洞口上的石块便脱落了下来。

    杜辛来不及出去只好自己紧靠石壁抱着头蹲在角落,努力的躲避着从上落下的石块,约莫半刻钟后一切平稳了下来。

    “竟然遇到了地龙翻身,真倒霉,我是什么人品啊。”杜辛叫道。

    摇了摇头将头发上的小石块抖落,这才发现自己双手都在流血,手背疼的厉害,这是刚才石块下落砸到的。

    收拾完伤口后杜辛借着石壁上的亮光向那个洞口看去,只见洞口处有一块整形的巨石落下,将归路完整的挡了下来。

    杜辛看着那个洞口,顿时感觉浑身无力,一脸失落的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