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则之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杜辛迷途获通灵
    不知道坐了多久,杜辛方才醒过神来。

    他知道自己不能沮丧,现在回去的路被堵住了,那么只有向里面走了,这里既然有一条通道,那么里面或许就有外出的路,虽然可能不在赤山,不在附近,但是总归比在这里面饿死、困死强。

    想到这里,杜辛强打起精神,定睛看向两侧石壁,这才发现石壁上闪闪发光的竟然是天萤砂。

    “谁这么奢侈,竟然用这个?”

    杜辛暗暗思索起医书上的内容:“天萤砂必须要十年份的天萤虫,每只萤虫恐怕只有数钱的粉,以这里面的天萤砂来看恐怕需要用到数千只萤虫。

    天萤虫虽仅有半个拳头大小可却是群生妖兽,最可怕的就是天萤虫可是口含剧毒的,比起所谓的七眼蜘蛛、百足蜈蚣还要剧毒无比,听蒲老提起过,寻找、饲养天萤虫的人无不是一身毒术出神入化之辈,这里莫不是哪位毒术前辈的居所?”

    “不过好在天萤砂是无毒的,反而是天然的光源。”杜辛庆幸的拍了拍胸口。

    正在这时候杜辛怀中的铜镜突然变得炽热,只见铜镜的裂纹中散发出无数道黄色的光,与此同时两边石壁上的天萤砂突然光芒大盛,好似要把所有的亮度都释放出来似的,杜辛吓得赶忙把怀中的铜镜扔了出去。

    铜镜飞出去后并没有落在地上,而是飞到距离杜辛约莫一丈远的地方,就那么旋转着停在半空中,两边石壁上的天萤砂却纷纷变成一粒粒、一点点的光芒四下从石壁向散着黄光的铜镜飞去,从杜辛站立的地方看去就好像一个个飞蛾扑向火焰一样。

    光芒接近铜镜后便消失不见,于此同时铜镜散发的黄色光芒就比以前更盛一些。

    “这些天萤砂竟然是铜镜的养料??”

    杜辛吃惊的道:“铜镜以此为食?莫非铜镜是活的?没有听说哪个妖兽是以镜子的形态存活的啊?梁大哥、柳大哥、师傅都没有提起过,如果有的话,那师傅应该是知道的才对,毕竟他老人家是医道圣手,见多识广,那就说明没有这种妖兽,可此时铜镜的样子除了是妖兽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莫不然……”

    杜辛怎么也不敢相信他想到的答案,因为他觉得那可能是:“通灵之宝!”

    这个东西还是梁彬从他师傅那里知道的,说武者与人比武无不傍有器物,最开始的时候仅仅为普通刀剑之类,后有武者以大毅力观察妖兽纳元修习便想让自己的刀剑与妖兽相类成为灵物。

    于是穷思万法总归寻得一种方式向刀剑中注入自己的真气,日以继日竟然真的演变成与其主心灵相通之物,统称为通灵宝物,这些宝物可遇不可求,拥有它与人相争便好似有人相帮一样,是所有武者梦寐以求的宝物。

    杜辛没想到自己在一个狼藉的山洞中竟然看到了一个通灵宝物,而且这个宝物自己还当镜子日日不隔的照了三年。

    慢慢的整个石洞里面的天萤砂消耗殆尽,整个石

    洞里面仅仅只有铜镜还在散发着明黄色的光芒,杜辛下意识的向铜镜伸出左手,没想到的是铜镜尽然真的晃晃悠悠的向着自己飞了过来,到杜辛手上的时候铜镜下意识的一躲,躲开了杜辛无名指的位置便停到了杜辛的手中。

    杜辛心中仍被巨大的惊喜填塞,毫不在意这一个细节。

    铜镜落在杜辛手中后便慢慢减少向外散发黄光,到和平时夜间散发的光亮差不多的样子的时候便停了下来。

    借着微弱的光杜辛看到铜镜上的裂纹不知什么时候比原来多了一道,但是每个裂纹都比以前细了很多。

    好似这天萤砂仅仅只能恢复一小部分,而且镜子背面慢慢凸显四个符号,好似是字,但是杜辛发誓他从没有见过这几个大字。

    符号模糊难以辨认,杜辛辨认了一会便停了下来,翻过镜子正面,仔细数了数,镜子一共有四十九条裂缝,暗合七七之数,杜辛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别的。

    看完镜子杜辛又把它拿在手中借着镜子的光摸索着向前走去,毕竟是它把石壁上可做光源的天萤砂给吞噬完了的。

    从刚才光芒飞来的样子,杜辛知道这个石洞不长,仅仅有一百六七十丈的样子,石洞里面除了有刚才震落的石块外也没有别的东西,不一会杜辛便走到了尽头。

    随手捡了块石头想着尽头的石壁上敲了几下,竟然发现是空的,杜辛这下子放下心来,将石头用尽全力的向石壁砸去,不及数下便看到有阳光从刚才砸落的缝隙中透了进来,杜辛深呼几口闷气,不停歇的继续砸向石壁,并且用上了全身的真气,这下子效率快了很多,仅仅几下便有了一个可供人出入的洞穴。

    杜辛赶忙从洞穴中爬了出去,出去后杜辛便傻了眼。

    他以为自己走出来石洞便距离最开始进入的洞口很近,可是出来后却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平台上,平台约莫三丈远处便是一片悬崖,崖壁边还有几片云朵,两边望去,是一条仅仅挨着山壁的路,路一面就是悬崖,杜辛慢慢踱着走向悬崖边,向下看去,只见下面约莫七八丈处还是一个一样的石台,再往下看却因云雾而看不清楚。

    山间风大,一阵风吹来吹散了白云,杜辛看到山下类似的石台还有约莫几十个,再向下却是实实在在看不清明了。

    不知是山风的缘故还是身处石台的缘故,杜辛身体及心里同时升起一丝凉意。

    杜辛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自己三年来前往赤山没有四十次也有三十次,自己仅仅在山洞里走了约一百七十丈,赤山那个山腰方圆数十里,那么出来怎么应该也是在赤山,可是这绝不是在赤山!!

    因为赤山之所以叫赤山是因为它上面生长的树木不知原因都是红色的,树叶也一样,就像枫叶一样。

    但是这座山的树木都是乌黑色的,显得很压抑很灰暗。

    杜辛不信邪的沿着平台向左边走去,他记得自己在山洞里面是向右行走的,所以想走回去看

    看样子。

    平台上堆积着厚厚的枯叶和丛生的蔓草,在晨起的露水下显得有些光滑,所以杜辛走的很慢,边走边看四周的景色,随着走的越来越远,看的越来越多,杜辛的心慢慢沉到了底,因为这里和赤山一点也不一样。

    很快的杜辛在山的另一面找到了一个山洞,山洞和杜辛在赤山进入的那个很像,杜辛不及细想便走了进去,很快的看见一面石壁,不同的是石壁上就有一个洞穴,杜辛定睛一看全身汗毛战栗,这个洞穴的样子和杜辛在赤山打出的那个一模一样。

    鼓起勇气的踏出一步,这一步踏出的瞬间杜辛再次感觉到身体有一丝晃动,和起初一样,杜辛等了一会没有再出现地龙翻身,他有些失望的拿起铜镜向前走去,还是一百六七十丈的样子杜辛看到了刚才自己砸出的洞穴。

    他忽然显得有些急躁,伸手捡起地上的石块奋力的向洞穴砸去,只待自己筋疲力尽后才躺在地上,眼前的洞穴已经变得可以自由出入了,不必像刚才那样爬着才能出入。

    待杜辛回了力便重新站起来,向前走去,踏出石洞的一霎那杜辛的身体又一次出现了晃动,杜辛甚至感觉到身后的山出现了晃动,但绝不是地龙翻身的感觉,仅仅是轻轻晃动了一下。

    晃神过后,杜辛忽的发现自己好似忘了什么东西,想不起来了城门上那个字的样子,想不起了镇子的名字,想不起来了镇子的样子,连平日里买食物的小摊贩的样子也记不起来了,杜辛头疼的厉害,但是他却发现自己不能支配自己的身体,就保持在那个踏步走出的样子。

    迷迷糊糊间杜辛有时候竟然觉得自己就这样站着过了十六年,有时候又意识到是在镇子中的十六年,两者不停的重复,直到杜辛忍受不住这种感觉,大喊了一声便昏睡了过去。

    昏睡过去的杜辛没有发现自己怀中的镜子散着淡淡的白色光芒,光芒向着杜辛的双目中间的印堂穴飘去,慢慢汇入了进去,随着光芒的汇入,杜辛紧皱的眉头开始舒展,看样子仿佛仅仅是睡了过去。

    镜子的镜面上显现出几个大字:“回首是幻,跨步成真”。

    随即便消散不见,随之消失不见的还有杜辛散乱的记忆,杜辛忘记了一些他以为无关紧要的东西,这部分记忆被铜镜散进来的光锁到印堂与神庭脑海之中的一个角落变成一个光点,同时这个角落里有一个光点正在变得黯淡无光。

    夜间子时,杜辛还没有醒来,只见山间的群星闪耀,闪耀间总有一缕气息渺无声息的飘下,而飘落的下方正是杜辛怀中的铜镜。

    不知多远的地方有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他身前摆着一副棋盘,棋盘上黑白子交错,棋子质地莹润,不类凡物,可是这个老人却一片心思不在棋盘上,反而看着天空喃喃低语,待看到星光黯淡一分后脸色变得有些奇怪,不知是兴奋还是失落的他口中吐出三个字,大世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