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则之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翎雀熊猿可为师
    待到杜辛觉得自己记清楚这一切后,他便停止了观察。他缓慢站起身来,双手各自学着老者的动作,缓慢的比划着,可是一系列动作下来,什么也没有发生。杜辛不死心,他接着学那老者的手势,甚至连站姿都一丝不苟的学习着。一遍、两遍、三遍,杜辛都不记得自己比了多少遍,他不想丢掉这个救命稻草。

    到后来杜辛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只有双手还在下意识的模仿着,待到杜辛都不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后他耳边突然传来一句呐喊“破妄!破妄!破妄三式!”

    杜辛听到了这个声音,但是他的思想还在下意识的模仿着老者的动作,只见突然他的神庭脑海中那个老者的动作再次出现在杜辛的面前,不同的是这个老者的身影慢慢变大,待到变得和杜辛一般无二的时候便飞入了杜辛的身影中。

    之后杜辛便觉得自己不能再控制自己的身体,只是知道自己一直在模拟那个动作,但是别的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他看到那老者的身影飞入自己身体后便感到自己脐下三寸处气海翻腾、真气疯狂涌出,然后在戊土、己土连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的丁火之脉中飞速流转直至双手,他感到自己的双手在模拟的时候并不准确,那老者的身影似乎强迫的纠正他的双手手势,而这个过程中杜辛觉得自己气海中的真气飞速的消耗,等到自己将要摆出了和老者纤毫不差的姿势后自己体内的真气已经告罄,四周的灵气飞速的进入杜辛的体内,自己戊土中的九十个穴位一起飞速的锤锻灵气。

    “就差最后一点了,啊!!!”杜辛下意思的呼叫出口,而后将自己体内仅剩的一丝真气用在了左手示指上。

    “轰的一声!”杜辛将手势彻底摆出的霎那只觉得自己周边的空气似乎震动了一下,而后他便看到自己左手手指上缓慢的浮现出一个指环。杜辛眼睛漏出了惊喜之色,随即又显得很失落,因为没出意料,自己确实是那个婴儿。

    待到心情平复后杜辛用右手抚摸这枚指环,细细的观察它。它上面刻着一柄竹子,竹子形状很普通,有七个叶子,别的什么也没有,没有名字,甚至没有字。他试着拿下但是无论怎样也无法取下来。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只是觉得这可能是自己寻找那男子的凭证。

    这时候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竟然真的用出了那老者的手势,真的成功了。

    而且想到在自己梦里面意识消散时候和刚才自己不能控制身体的时候自己似乎都听到了破妄二字,并且刚才似乎那老者连续说了几句破妄,最后更是提起了什么破妄三式,莫非自己刚才所用手势是一种玄妙的武学?名字便唤作《破妄三式》不成?那么另外两式呢?“

    对了,那老者似乎是用这个手势隐藏了这个指环,莫非这《破妄三式》还能隐藏行迹不成,还有那老者在隐藏了指环后似乎还用了另一套手势打开了一个漆黑的大门,那个会是剩下的两式吗?”

    杜辛回忆刚才的动作,直到最后终于确定了这式招法可以破除幻境,也可以布置幻境,只是方式不同。但是自己现在的真气却是用不出来布置之法。

    杜辛飞速的思考

    着,他现在不愿放弃任何一点线索。“差点就没注意到,那老者似乎用了个梧桐叶将那中年的手臂给抱起来扔向了指环,莫非这个指环能储存物品不成?”杜辛又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随即回忆道高琪曾说高家老爷曾提过镇外的世界中有奇物可纳万物于芥子,可随意储入,莫非这就是?

    “可是要怎样打开呢?”杜辛用手触摸这个指环,发现也没有什么暗扣机关。万般无奈下杜辛停止了探索。

    “还是先吸纳灵气,补充真气为好,指环反正一直在。”想明白的杜辛稍稍挪离了洞口,他担心再受伤一次,虽不知是自己采摘的药太过好,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上次受的伤好了大半,但是自己却不能保证下次还能侥幸。

    再次静坐后杜辛开始集中精神吸纳天地之间的灵气,他早就发现这个地方的灵气比镇中的要浓厚的多,再次吸纳的杜辛更是如久旱逢甘霖般的鲸吞着灵气,他体内戊土之脉上的穴位也在尽自己最大的可能来锤炼入体的灵气,现在的杜辛还不能将灵气全盘应用,只能经穴位锤炼后才能化作自己的真气,储存在气海神湖中。

    杜辛听闻高琪谈起神湖修行为三段,分别为贯通正经,这有十二条,当贯通全部正经后自己体内真气便会遍布全身,与人争斗之间以后更加迅捷,这一阶段也可略过不修炼,当然最后会较他人差上许多;第二阶段是贯通奇经八脉,这期间最为主要的便是贯通任督,回返先天。最后一阶段是神湖生物,这一阶段这是最为神奇的一段,需要自己体悟天地,最后将自己所悟凝结为种子,生于神湖。

    自己现在仅仅刚迈入神湖而已,还需要加倍努力才是,毕竟自己看到那个头顶三足巨鼎的壮汉,还有梦中那男子、那群黑衣人都是可虚空踏物的,自己想要明白这一切,必须超越那些黑衣人,或是那个中年男子方可。

    杜辛觉得那中年男子可能是自己父亲,但是现在哪里敢确定?最后他只是被巨猿扔向一边,恐怕他还活着,自己只有找到他才能知道自己想知道的。

    待到杜辛觉得气海微涨的时候便停了下来。他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下意识的将心神凝聚在那个指环上,只见自己眼前一暗,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是一个一丈方圆空间。

    “竟然是这样?”杜辛暗喜,原来他想到,如果指环能存储物品,那么想取的时候必须能看到,还要知道自己想取何物,那么肯定和心神有关。于是便去尝试了一下,没想到却成功了。

    他看到最里面有一个梧桐叶在闪着光,便知道那就是那中年男子的手臂了。又看到里面有几件衣衫,整齐的叠放在里面,衣服边是一把刀,刀身仅有一半,刀的下边是一本书。

    杜辛将意识凝聚在书上的时候那书竟然突然从里面飞了出来,就那么凭空的出现在杜辛的手中。

    杜辛意识回转,看到书的样子很古朴,色泽枯黄,封面已经仅有一半,名字仅剩下两个字《散手》。

    杜辛小心的打开书本便看到一段简介“吾乃齐朝界岭州散修,因资质较差不能入得宗门,便自行山川大河,观百兽相争,看云涛潮浪,为与之相争便习兽莽鱼蛇之道而用

    之,历经百年化为六式,不能尽善尽美终为遗憾,望来者能修葺之,死而无憾。”

    杜辛看完这段话后粗略翻看了书中的内容,而后久久不能平静。

    感叹道:“也不知这齐朝是何等圣地,此人能创出这本绝学,却因资质不足不能入的宗门,那我这样的人到了那里恐怕只会平淡终老了。不,我不能就此不前,他能学会的,我也能,更何况,我现在身处深林中,只有翎雀熊猿虎豹豺狼可见,更何况有了这书,我也算有了自保的手段。只要细心定能平安出去,到了外面再去寻找答案,再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何等精彩。”

    杜辛在拿出秘卷后便尝试着将残刀拿出,尝试了几次方才懂得取放物品的方法。只需凝神去想着取出某物便可,放入时候也是一样,但是当他尝试着将铜镜放入,但是无论怎样都不能成功,他想看看那梧桐叶,也发现自己根本不能取出。他才明白,这存放物品恐怕也和自己的境界有关。他看了看高琪的信,最后也将他放入了指环。

    虽说杜辛下定决心修习这本散手,但是事情并不是这般简单。毕竟他现在境界较低,而这里却布满危险,稍有不慎便会丧命于此。但是他却知道万般开头难,自己必须走过第一步。

    思索间日已西沉,这一日竟然平安的度过,可是这一日所发生的一切都在深深刺激杜辛的神经。杜辛也感到腹中空空,便起来取出早些时日采摘的野果,随意抹了两下便吃了起来。而后看着日暮,等着月出。这一日经历的太多,他需要仔细的梳理。

    说起来这还是杜辛第一次在这陌生的山头经历夜晚,前几次他都是昏睡了过去,醒来便是白日。这里居于云端之上,日落尤其美,只见晚霞万里,绚烂璀璨,似是要尽力再多照耀一会,只是无力逆转这夜幕的降临。杜辛没有等到月出,却等来了群星闪耀。

    “也别有一番意味。”他白日不知昏睡了多久,夜间竟无丝毫睡意,只是在看着天空中的群星思索白日间的事情。

    “我现在已经肯定了我是那个婴儿,那么那个老者是爷爷吗?还是他不好养育自己便将自己给了爷爷?恐怕是爷爷的可能最大,不然他为什么教给自己《破妄三式》?那么这么说来爷爷恐怕还没有死去,只是有事离开了。”

    “还有,自己什么时候开的丁火脉?恐怕是在山洞里被震伤的时候吧?自己的伤也是那时候好的,会不是是爷爷出手了?那他为什么不来见自己呢?为什么不直接告知自己呢?”

    “那个男子是自己父亲还是别的亲人?自己又要怎样找到他呢?,对了还有指环,自己能不能将指环再次隐藏起来呢?如果它是标志那么恐怕那些黑衣人也会知道。自己如果寻找,恐怕要先甄别敌我才行,如此看来,不能轻举妄动啊。真是想多了,自己能不能活着出去还不知道呢。”

    “明日起要加紧修行了,不但要学会那《散手》秘卷,更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先贯通经脉再说。还是现在开始吧。”想着想着杜辛便重新吸纳灵气起来,他要巩固现有境界,并依据自己医学所得寻找那丙火之脉的起始之处的详细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