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灵王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赤水暗流
    石鳞双栖鳄,赤水一带特有物种。长熟有三丈之长,生吞成人不在话下。尤其是它那岩石状的鳞片,刀枪不入钢铁不侵,无疑是这一带猎户们头疼的存在。

    一物降一物,今天,石鳄也遇上敌人。

    绵绵山峦中,轻风绿竹里,浅浅溪流边,一共五名女子追着石鳄不放。

    石鳄摇摆着身体拼命逃跑,口中嗷嗷痛叫没机会咒骂这一群女人。它发誓已经使出生平最快速度,然而异种雌性穷追不舍。

    “前面有瀑布,快拦下它!”

    眨眼时间,石鳄就已经到达司权之前练剑的瀑布,它终于看到希望,悍不畏死冲下去。

    “看好下游!”

    红袍女子嘱咐属下守住制高点,她也如石鳄冲下瀑布。

    没人注意到,石鳄下落过程中,一团黑影消失瀑布里面。

    “龅牙啊龅牙,对不住了!”

    这消失的黑影正是司权,原来瀑布下还藏了暗洞。

    他从小在这片山林长大,当然对这里一草一木熟悉不过,包括那石鳄,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大吞活人游戏经常玩,可怜石鳄不知道这次被出卖了。

    “轰隆!”

    外面水潭阵阵炸响,司权听得心有余悸,决定事后再给石鳄收尸,不仅好好安葬,还请法师超度它。

    “阿弥陀佛,龅牙你死得好惨!”

    司权躲在石壁后面默哀,丝毫没察觉到,一位披头散发的女鬼浮现他身后。

    “小家伙,惹上强敌了!”

    听到脑中有人说话,司权大惊失色,回头见是一位脸色惨白的女子,拍拍胸脯镇定下来。

    “呼!前辈你吓死我了!”

    “前辈?啧啧,还是第一次听你这么懂礼貌,看来你很害怕外面那人!”

    司权懒得理会,这周围大山定居的孤魂野鬼他认识不少,然而跟眼前这位睡觉被被子闷死都懒得揭开的女人没共同语言。

    可是,看到女鬼手上跳动的白火他又立刻改变态度。

    “好姐姐,现在可不是玩火的时候,会被外面那女魔头发现的。”

    女鬼乐笑:“发现又能怎样,在我的地盘上又没人能消灭我!”

    司权暗气,他知道又被对方要胁了:“好姐姐先休息如何?因为我打算送给你黑檀棺材,今后怕是要忙好几天了。”

    女鬼大喜,一口黑檀棺材能给她增加十年鬼力,多存在二十年

    “好,就黑檀木,还要镶玉的。”

    “没问题!”

    司权一口答应,暗道阴鬼就是单纯好骗。黑檀木价格高得离谱,他才没财力支撑。大不了以后不进此洞就是,要是对方敢出去找他,那更好,出了此地看看谁怕谁!

    双方协约谈好,司权得以清静,躲在洞内等外面的人离去。不知不觉,他竟睡着,醒来是已是清晨。确定魔头离去,他才小心翼翼回山门。

    “记得我的黑檀棺材!”

    “记住了!”

    群山环绕,绿水平流之间,一排排雕梁画柱,古色古香的楼亭雨榭鳞次栉比。这美幻山河般的古典建筑所在,便是赤水宗。

    藏身于赤水宗十来年,司权竟熬成了大弟子。可惜,在同门眼中,他只是武功平平不学无术之辈。

    他记得小事后家是怎么没的,在拥有自保之力之前,绝不敢暴露在敌人眼中。

    “哈哈!,那女人现在一定很生气吧。”

    回到赤水宗,司权便躲到房间研究起令牌来,不时想起那女魔头知道真相后的后悔样子,便一阵快意。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看那女魔头杀人灭口的阵势,应该不比寻常吧?难不成,是她相好的定情信物?”

    司权越想越觉得可能;“哎,那真是太可惜了,这么美的妞,我都没来得及下手。不过还好,我还有素儿。”

    想到素儿,司权马上来了兴:素儿懂得多,问问她不就知道了?

    想到此处,司权便要出门而去,然而门外的娇喊让他不得不停下来。

    “大师兄,在吗?”

    “喂喂,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能随便进男人的闺房?”

    “哼,你还不是进过我的房间”

    来人已经闯进,嘟着嘴反驳,娇蛮可爱的小脸肉肉的,让人有忍不住捏一把的冲动。

    “呀,哪个天杀竟敢的把我家最最最可爱的小师妹惹生气了,快跟师兄说说,看我不把他打圆了”

    司权把荷雨拉到桌边坐下,一如既往夸张地哄了起来。荷雨忍住笑意,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

    “哼,这个坏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司权迷惑的环视了一下房间,故作害怕的说道:“小师妹你别吓我,我怎么只看到你和我,你不会…遇到鬼了吧?”

    “哼!”

    荷雨似乎真生气了,把头扭到一边,不再搭理司权。

    见荷雨额间细密的汗水,沾着几根散发。司权忍住拨弄的冲动,倒了一杯水,伸到荷雨面前。

    “才不会这么轻易就算了。”

    荷雨心中打算着,不过,她还真是渴了,便伸手接下。哪知道,在荷雨伸手之时,司权快速的一口喝下,还一本正经道:

    “原来小师妹说的是我啊,那我只好以水代酒,向天下最最最可爱善良的小师妹道歉了”

    “哼,哪能一杯水就算了”

    司权又倒了一杯。

    “两杯也不行”

    司权还是递到荷雨面前:“渴了吧,先解解渴,我刚试过了,没毒的”

    “原来大师兄是这样想的。”

    荷雨心里瞬间暖暖的,不敢对视司权眼睛,机械地接过水杯,低头含水,又想;“不对,大师兄肯定是故意的捉弄我的,他就喜欢捉弄人”

    可怜的小师妹,每次跟司权独处都失去方寸!

    “小师妹,没事的话,我可要忙去了哦!”

    “嗯”荷雨点头马上又反应过来,忙抬起头;“啊,不,大师兄,我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荷雨一脸严肃的样子,但司权不以为意,小师妹所谓重要的事,无非就是某棵树上多了个鸟窝,或是哪只野猫闯入宗门之类的。不过,他还是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

    “既然小师妹都说重要,那一定非比寻常了,快跟师兄说说”

    “今天爹爹突然收了个叫张开诚的师弟,把好多师兄们都打败了,无浪师兄跟他打赌比武,还把二师兄的名号输了呢,不过他好傻,竟然还不敢要,说什么长幼有序,不敢越礼…”

    荷雨后面说了一大堆张开诚的形容词,司权都不在意了,他的思绪还在令牌上。

    “小师妹,小师妹,哈,就知道你在大师兄这。”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声音传来。

    “小峰子,你来干什么?”

    “啧啧,我是不是破坏某人的花前月下了”

    “胡言乱语什么?”荷雨羞愧,还偷偷看了司权一眼,却见司权轻笑。

    “林峰师弟,是有什么事吧。”

    “今天新来了个师弟,掌门好像很重视的样子,在大堂召大家去呢。”

    “既然掌门师叔召见,我们走吧!”

    司权不以为然,他更不知道,一个与他有关的阴谋,正在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