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配修仙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招新开始灵根测
    时间如白驹过隙,不知不觉间任雨飞已经已经享受了二十天快活的小日子。从她穿来后,任府上下便进入千山宗招新的准备状态,索性也没人再理会她。就连任雨蝶那个一直无法引气入体的废柴都一心拼命的在加紧修炼了,也没空搭理她了!没人找麻烦,为此任雨飞这阵子过的十分舒服惬意。

    还别说只有二十天的时间,但这些天她只顾得吃喝玩乐睡了,竟是胖了不少,比刚来时的瘦小纤细胖了一小圈儿,现在脸上肉嘟嘟的,小手指也带了点儿肉感。

    她不由得感慨,还是做小孩子快乐!

    其实也就是她自己分析了自身处境和后期的巨大威胁后,临做了在可以的情况下的最后放松。

    她心想家族的引气功法大概和宗门的不是一个档次的,情况允许的条件下,既然要修炼就要用好功法;免得用差点儿的不仅引气用的时间长,还磨掉了自己的信心,得不偿失。事情做了,力气出了,最好能出效率,否则也是浪费时间了。

    加之对于修仙来说,二十天真的顶不了什么事儿,而她踏入仙途后,估计女主和剧情的压力会一路跟随,再加上来自修仙界的各方威胁,只怕那时再也没有可松懈的时间了。既然她现在穿越成了个孩子,况且现在还不具生命威胁,就奢侈一回,做个孩子该做的事,再享受一下这童年该有的无忧无虑的生活和时光好了!

    毕竟做大人真的是很累的!估计每一个长大了的人都会羡慕孩童时的无忧光阴吧!

    而估计混在这修仙界会很艰难,很费心费神吧!

    其实她都是做好了面对这些艰险准备的,只是她本性上并不喜欢尔虞我诈的争斗,她更羡岁月静好的时光和生活;但人生总是太多无奈,现世是,修仙界亦是。不管斗志因压力而滋生,还是本性使然,有些事总是要面对的。她不会逃避,她也不喜欢逃避。

    而在她愁苦了两天、逍遥了二十天后,这日千山宗负责这座城池招新的弟子已经风尘仆仆的赶到了华阳城。

    可以说千山宗招新是事关所有华阳民众的大事,谁家能没个孩子,而谁又不想自个儿的孩子能出类拔萃、屹于人前、修得大道、光宗耀祖!这就跟现代期盼着自己的孩子考上清华北大那是一样的的心情。

    于是华阳的百姓,无论是修士还是凡人,热情都极度高涨,千山宗弟子来华阳招新这消息迅速不胫而走,半天就闹得满城皆知。很快也传到了各大家族那里。

    各大家主虽不知这届招新千山宗的人为何早到了十天,还是在第一时间派人和千山宗的人搭上线,明确了测灵时间和回宗时间并没有提前。

    再说招新,千山宗的招新弟子碍于来之前宗主的特别交代,摒弃以往只在测灵那两日在招新广场设点儿的高冷做法;先是主动接洽了华阳城主,动用他的手下满城宣传招新之事;之后他们便提前十天连续在招新广场设立驻点,给予所有询问事宜的民众极大耐心,几乎是有问必答。可以说本次千山宗招新是彻底放下了大宗架子和颜面,踏踏实实,采用亲民政策,力求不漏掉每一个灵根优异的弟子。

    仙凡有别,平时别说和这些大宗弟子交谈,就是远远的看着他们都很难!而这次人家态度这么好,于是广大民众那真叫一个荣幸至极、兴奋过度;每天招新广场都围了大把大把的人在问问题。

    这不,这届的招新弟子在华阳城那可真是忙的热火朝天,每天里简直要从早上回答到晚上,那叫一个口干舌燥、挥汗如雨,就算用灵力抚慰受伤的咽喉也顶不了什么用!

    这么辛苦,也是卓有成效的。因为千山宗弟子的绝顶热心和耐心,留下了很好的口碑;招新之事被华阳的民众传的沸沸扬扬,那真是家喻户晓。华阳城全城出动,无论是修士还是凡人,凡是有孩子的,孩子符合要求在六岁到十六岁之间的,几乎全部都被送来测灵根了!不像以往招新总会有凡人因为不抱信心,或是某些散修不想让孩子进宗门而造成的优质弟子遗漏。

    华阳城的招新盛事,即便被关在任府、不怎么与人来往的任雨飞也从她那个专属丫鬟娇那里听了两嘴。只待测灵那天到来。

    虽然一直没好好去想,其实她心里早就做了决定,有些事可能不是自己想逃就能逃避的了的!与其一再退缩和躲避,倒不如做好充分的准备,直接面对。如果老天注定她和苏若雪对上,她逃也没用。所以她还是决定去千山宗!

    更何况,华阳城隶属千山宗的管辖范围,修仙地界最西北之地,西边是灵气魔气混乱的古域,北边是灵气稀缺、冰兽横行的北溟冰原,这两处她是肯定去不得;而向东和向南也都是千山宗的势力范围,也没有其他宗门敢来招新,难不成要她一个小包子跋山涉水穿越整个千山宗上万里辖地,冒险去其他宗门?

    还是算了吧,在这妖兽横行、实力为尊的修仙界,估计她到不了其他宗门就被人或被兽咔嚓了!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六岁小包子,还是不要抱侥幸心理,以为没有任何实战能力的自己能踩狗屎运、像男女主开挂那样顺利横跨上万里到达其他宗门了!现实点儿,进千山宗吧!

    于是,千山宗招新这日,任雨飞也和其他家族弟子一样,由家族人员带领着去了招新广场。

    虽然离招新测灵开始还有一个时辰,可任家子弟到时广场已经排满了人。

    不过隶属华阳城数一数二的的修仙家族,还是有优先权的,招新广场有特意为三大家族和城主府划出的区域。其他人也不敢故意去挑战大族权威,于是在一列列长长的队伍旁边还真有小一片空出区域。

    此时广场上一片喧闹和嘈杂,除了一列列等候测试灵根的队伍外,其外围还围了大片陪同孩子、等候测灵结果的家长。其实很多散修和凡人根本买不起测灵石,连子女有无灵根、及灵根属性都不知,更别说根值了。灵根测试不仅可能会改变自己孩子的命途,也许连带自己的命途和家族的兴衰都会被改变;正因如此,那些父母都很是激动和慌然,盼着自己的孩子能有个好资质。而不经世事的小孩子面临着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刻,更是忐忑和期盼。

    可三大家族的子弟以及城主府招募的少年弟子,在众人面前为了彰显大族风范,此时愣是安静的很,一个个高冷的样子。

    这样反而合了任雨飞的意,也不用再被族里的小朋友针对和打扰了。

    很快千山宗负责招新的弟子姗姗御剑而来。

    千山宗负责的筑基弟子余新缓缓走上前去,背手站定,气势全开。他一身白衣,袖口镶着银边,二十岁的模样,时常眉头微皱,脸上满是严肃和谨然,“我千山宗建宗于修仙界最大灵脉系苍云山,立派数万年。藏书阁功法不计其数,法术应有尽有,宗内丹符器阵四艺更是传承悠久,技艺精湛。

    修仙本是逆天而行之事,有灵根者万不存一,灵根亦是机缘的一种。本次招新,有灵根者,不论灵根优劣,皆可入得宗门。”

    此时台下乌压压一片的大小萝卜头儿,无一不是满脸渴望、期待和忐忑的看着台上,就连三大家族的弟子也不例外!有灵根是能修仙的门槛,有灵根者少之又少。不知自己是否有灵根的盼着自己能有灵根;已知自己有灵根的,盼着自己的资质能好些。

    千山宗传承悠久,实力强大,堪为修仙界正道宗门之首,更是几乎所有修仙者修行的理想胜地。

    “若能入得宗门,有宗门做依仗,宗门功法、丹药、法器等,皆可为尔等所用,日后修行之事定可事半功倍。修行之路本艰难,望尔等测灵后慎重考虑,我等定于测灵两日后回宗。测灵后尔等可回去与家人相商,有灵根者若是愿入宗门,可随我等回驿馆,也可两日后在此地于我等一同回宗。言尽于此,若是有其他疑问,留待测灵之后,测灵仪式就此开始!”

    一番场面话,振奋士气、讲明原则之后,在所有人的忐忑和期待中,测灵仪式开始了,三大家族和城主府的弟子陆陆续续上前测灵。

    ……

    逐渐的轮到了任雨飞,她迈着小短腿儿悠然上前,伸出肉肉的小手,淡定的放在了测灵盘上。

    蓝绿棕三色迅速升起,三根光柱分别到达一半左右。

    任雨飞睁大滴溜溜的黑眼睛,果不其然三根光柱周遭泛着极淡极淡的紫色光晕,只可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因为那紫色微乎其微,就算稍微看出来的定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水木土三灵根,根值六成、四成、五成。”直到测灵人员宣布她灵根的高昂声音响起,才拉回了任雨飞的思路。

    果然和文中描绘的一样,他们根本没听过、亦不会注意她的灵根情况!她淡定的收回自己的小手,老神自在的转身回了任家的队伍;才不去管任家长老又一次的摇了摇头,以及任家那些小萝卜儿头儿那或羡慕、或鄙视、或无所谓的各色眸光。

    但此时有一个人眸光愤恨致极,太过阴冷,任雨飞想忽略都难!她正宛如毒蛇般阴冷的盯着走下台来的任雨飞。

    任雨蝶气极了,她的金火双灵根灵根值俱只在一成,那个胆小窝囊的任雨飞怎么可以资质比她好!

    任雨飞早知任雨蝶虽然是双灵根,但根值确实不到一成,这资质真是极差的。她懒得理会,装作没看见任雨蝶那吃人的眼神,直接归队站在了她的身后。

    ……

    千山宗是开元大陆辖地最广、立派最早的正道宗门,也是所有宗门包容性最强的;并不刻意的强迫下辖的每一个有灵根的弟子都加入宗门,一向是自愿的原则。只要有灵根皆可在宗门负责招新的弟子离开那天同意加入宗门;当然资质好的弟子宗门重点培养,资质太差的只能当个杂役弟子。

    所以测出灵根后,小萝卜儿头儿们可以回去自行考虑、或与父母相商是入宗门、是做散修、是留家族,还是寻其他出路。

    但是对于所有测过灵根的弟子,负责来招新的千山宗弟子都有玉简备档。资质万里挑一的那种,若是不愿入宗门,宗门也会费点心思、利诱其能加入宗门。不过基于千山宗的强大底蕴,这种不愿入宗门的天才弟子几乎是没有的!如果与宗门结仇,那就另说了!

    任雨飞随任家的子弟回到家中。这夜竟是被渣爹传唤了去。

    她一路纳闷儿的尾随着传唤的丫鬟,穿过布满奇花异草的层层院落,来到渣爹的主院慎思阁。

    “家主,十一小姐到了!”那丫鬟对打着结界的主院柔柔喊道。

    “让她进来。”屋里沉稳、低缓的声音悠悠响起。

    任雨飞大步走上前去,门无风自开。她半低着头进到房内,眼睛的余光瞧见渣爹此时正在悠闲风雅的品着冒热气的灵茶。

    她选了个合适的距离落脚,对着他盈盈一揖,“家主唤小十一来是为何事?”

    “你唤我家主岂不是太生分了!无人之时,唤我爹爹即可。”任俊何淡淡道,语气中也染了几分柔意。

    呵呵,任雨飞心道叫你爹我叫不出来啊。不过她还是耐着性子应道:“爹-爹说的是。”

    “嗯。”堂首的男子淡淡的笑了。

    “听你五爷爷说了你的灵根根值俱在五成左右,尚可,却不是太出众。不若留在族内吧,等你大些,为父给你谋个好人家。”

    任雨飞睁大黑亮的双眼,惊诧的抬头看向端坐在堂首的那个男人。

    这是什么情况!原文可没说这渣爹不让去千山宗啊!这岂不是要断送了她的仙途和人生?说什么让她嫁个“好人家”;不过是送做人当个侍妾或炉鼎罢了!

    顿了两息后,她调整情绪,淡淡笑着道:“爹爹缘何会有此想法?女儿灵根资质虽不算好,亦不算差。何不让女儿去千山宗多些见识,追求自己的仙道。如此日后若是道有小成,亦是为您和家族争些脸面。”

    任俊何忽的抬眸,冷厉、认真的审视向她。

    那日在大殿他就觉得这个女儿像是换了个人,与之前的言行、气场甚是不同。后来他神识外放,见证了任雨蝶挑衅和她应对的整个过程。且听手下汇报她这些天的作为,也与之前大相径庭。今日又是这样大方得体的言辞!

    她太过淡定从容,根本就不像个六岁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之前那个唯唯诺诺、卑微怯懦的女儿。

    莫不是被夺舍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