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通天图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五章 愿赌服输
    那孩童用手将额前乱发搂了搂,脸上露出和了这年纪颇不相称的狠厉之色,随后,咬了咬牙,一字一顿了说道:

    “现在,轮到爷爷收拾你了!”

    说完,手中千阴藤向前一抖,那片片绿叶仿如新生一般,随风伸展,一片片翠绿欲滴,便如新雨初沐,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猴王见状,亦不甘示弱,右手握住长棍用力一顿,地面晃了晃,有一道细小的裂纹直伸向那孩童脚下。

    随时,长棍拔地而起,呼啸着飞上半空,片刻,又倒飞而回,猴王伸手接过,棍尾一点,黑影疾闪,便朝孩童面门打去。

    孩童这回却不再闪躲,千阴藤如影随形,绿光闪闪间,如巨蟒扑食般缠了过去,一下便将那黑棍缠住,随后身形一跃,却是踩着那棍子,朝猴王扑来。

    猴王见状,长棍疾抖,欲将那孩童甩开,不过那孩子也不知用的什么手法,便像是沾那棍子上一般,随着起落,片刻,那千阴藤便悄无声息地绞了过来,直直地一鞭,打在猴王身上。

    妖猴皮肉较寻常猴类自然要厚实得多,受此一击,虽说吃痛,倒也影响不大,只见其拳出如风,却是不退反进,直直地朝那正扑来的孩童一拳打去。

    孩童仗着身法灵活,双脚在那棍子一绞,躲了过去,随后便像荡秋千一般,一晃而去,双手成爪,便朝那猴王头顶抓去。

    猴王见状,长棍一点,借势一跃而起,跳出数丈之外,随后双足顿地,深吸一气,巨口一张,发出“吼”的一声。

    不似寻常兽鸣,一叫而止,这吼叫声却如九天之上隐而未发的惊雷,沉闷低回,一声既出,绵绵不绝,震得四周嗡嗡直响。

    花相容见状,脸色微变,口中轻呼道:“血脉神通!”

    苏迈没有修为护体,闻得那声音也颇为难受,好在离得较远,影响不大,不过闻言大为惊异,脱口道:“这猴子果真已然结丹?”

    “多半如此,妖兽只有结了丹才能激发血脉神通,猴王这神通便类似于佛门的金刚吼,只不过威力却相差太远。”花相容接着回道。

    “这吼叫声可震伤肺腑,难道他就不怕伤及身侧众妖猴?”苏迈一脸纳闷地回道。

    “生死关头,哪想得了这么多!”花相容似乎对那些小妖猴毫不在意,淡然说道。

    “就看那孩子如何应对了!”苏迈闻之,也觉有理,那猴王虽然如此施为,应有其法。

    那孩童未觉猴王有些一举,闻得那吼叫声,只觉头昏脑涨,纷乱如麻,胸口如被大石压住,一时间,怔在当地,如醉酒一般,摇摇晃晃。

    猴王见孩童被自己吼声震住,更是得意,胸前鼓动不止,吼声更浓,声浪如波涛涌过,一声重过一声,那孩童看去更是难受,似乎站立不稳,已然有些东倒西歪。

    “怎么样,看来那孩童似乎有些不支啊?”花相容见状,颇为得意地道。

    “不然,兵法有云:示之以弱,击之以强,你又焉知那孩童不是诱敌之计?”苏迈仔

    细观察片刻,闻得花相容之言,反倒不那么担心了。

    “莫非,你以为他还有后招?”花相容饶有兴致地问道。

    “但且看着!”苏迈神秘一笑,悠悠说道。

    花相容见苏迈这副神情,知其不似虚言,忙也打起精神,朝那孩童看去。

    半晌,就在那猴王的吼声上下气相接之时,先前看去精神萎靡的孩童却突然转醒过来,刹那间身形以一化为二,千阴藤带起漫天绿意,席卷而至,“啪”地一声,着实地抽在了猴王身上。

    猴王受此一击,粗壮的身形倒飞而起,随后砰地一声,落在那谷口之中,全身如寒冰及体,在这阳光之下,脸上却诡异地涌起了层层白霜。

    “这孩童城府颇深啊!”花相容见状,莫来由地叹了一句,先前他还真没看出来,这孩童果然施了诱敌之策,故意装作不支,引那猴王剩胜追击,却在他气息不继之时,痛下杀手。

    “胜负已定了!”苏迈望见场中情景,笑着说道。

    “未必!”花相容似乎不以为然,随口说道,左手却按在地上,掐了个奇怪的法诀。

    那原来被打伤的猴王,拍了拍胸,突然一蹦而起,面色狰狞,双眼血红,不管不顾地朝那孩童又冲了过去。

    孩童见其疯魔一般冲来,亦甚觉奇怪,这猴王平时里虽好大喜功,颇讲场面,但却亦非无脑之兽,故而自己前来,也未想过生死之搏,不过是想争点地盘而已,未料到今日他却像是换个脑子一般,和往日里截然不同。

    先前本来谈判已近尾声,双方各退了一步,打算就此作罢,不料它竟然毫无征兆地发难,逼得自己不得已应战。

    此刻,本是胜负已分,它又像疯了一般冲过来,看那情形,便像是要拼命一般,这样一来,反倒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若是分下高下,倒也无妨,但真要以死相争,却不是他心中所想,毕竟,比邻而居,双方族群之间虽常有摩擦,但还不至于摊上性命。

    再说,万一真要弄个你死我活,他亦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取胜。

    心念电转之间,那猴王已是扑了过来,大手疾扫,一巴掌便向孩童扇去,眼前风声呼啸,由不得多想,那孩童只得闪身躲过。

    你守我攻,又斗在了一处。

    如果说先前那棍法藤影,不过立威,而此刻猴王出招,却是拳拳见肉,真个不留余地,非死不足停。

    孩童头大不止,口中吱吱叫着,仿佛在骂那猴王迷了心智,坏了脑子。

    不过,任他再怎么叫骂,猴王仍是一意孤行,拳脚之间,招招致命,丝毫没有休战的意思,仿佛今日之事,不是他死,便是孩童亡。

    苏迈远远望见,亦有些奇怪,这猴王便似疯了一般,却以本体之拳脚对敌,而将那颇为高明的棍法弃之,等同于以已之短,击人之长,拳脚功夫不过出于本能,看去甚是威风,其实毫无章法,一通乱打之后,很容易便落入下剩。

    果不其然,在一阵你追我躲之中,孩童一个闪身躲过一拳,随后千阴藤一抖

    ,却将妖猴捆了个正着。

    阵阵寒气随之入体,猴王不自觉地打了个冷战,脸上白气更甚,一张长脸皱成一团,五官也扭曲在一起,看去甚是吓人。

    “老妖猴,你疯了吗?”孩童一急,却是发出人言道。

    那猴王被捆,却似乎毫无惧意,口中发出低吼之声,双眼已是一片红血之色,随后只见其四肢鼓涨,大口吞吐间,一颗青金色的珠子被吐了出来,悬在其身前。

    周边众妖猴一见,急得吱吱大叫,顿足捶胸,紧张不已。

    远处的苏迈见状,亦甚为心惊,看这架势,莫非这猴王要同归于尽,只是修行不易,对于妖兽而言,能结成丹便算修行迈出了一大步,在并未深仇大恨,非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情况下,为何要出此下策?

    若果真如此,只怕这谷中生灵,都要遭殃。

    “这猴王要爆丹吗?”苏迈一脸疑惑,问向花相容。

    “不清楚啊!”花相容模棱两可地道。

    不说苏迈和花相容疑惑不已,便是对面那孩童更是一头雾水,此刻捆着那猴王亦是骑虎难下,他万万没想到,这老妖猴竟然不惜爆丹,也要与他同归于尽,难道,它就不管这一众妖猴的死活了吗?

    今日之事太过蹊跷,他一时间也理不清竟然发生何事,能让这妖猴如此疯狂之举,不过眼下摆在他面前的,却是不得不面对的艰难选择。

    这猴子已无道理可讲,要么一起死,要么放了他!

    他修行已初窥门径,身上肩负着部族崛起的希望,自然不能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和这猴子死在一块,只是要这么放了它,以眼下的情形,便只能自己认输而去。

    权衡利弊之下,孩童神色一黯,叹了口气,将那千阴藤收起,口中念了句:“改日再来算帐!”,随后便掉转身,几个起落,便消失在山林之中。

    而那猴王似乎尚未反应过来,怔在原地半晌,随着那妖丹纳回体内,却突然像被抽空了一般,高大的身形顿时瘫软了下来,咚地一声,便在地上不省人事。

    苏迈见状,暗叹一气,这局面,应算是两败俱伤吧,看起来,谁也没沾到好处。

    苦笑着摇摇头,看向花相容,说道:“这结果,你可满意?”

    “看起来,只能算个平局,你赢了”花相容挺直身子,一脸愿赌服输的样子。

    “不,若按赌局来说,是你赢了!”苏迈摇头否认,随后接着道:“在这猴子吐出妖丹后,那孩童已然放弃,自行离去,按说便是输了,猴王在其离去之后再晕倒,却已和赌局无关!”

    “如此说来,你认输了?”花相容眼神一亮,嘻笑着凑近苏迈道。

    “自然,有何条件,你便提罢!”苏迈无奈了一笑,虽说此刻,他能办之事甚是有限,不过既然输了,也不得不照做。

    “这个嘛,不急,我暂时还未想到,等到时想到再说罢!”花相容想了想,似乎也无甚事要办,而苏迈身无长物,更没他花公子看得上的东西,这赌注嘛,只能先记着了。